美媒揭露美国监狱恐怖黑幕

作者:网宣办    来源:环球网    点击数:3315    更新时间:2015-08-06     文章录入:admin


   最近,一位曾被关押多年的纽约青年的自杀,引起了此间舆论对未成年犯人遭遇的广泛关注。相关的媒体调查报道揭开了美国监狱里鲜为人知的黑幕。美国的刑事司法体制早已被认为破败不堪、问题成堆。奥巴马总统在今年初的国情咨文中就曾呼吁改革美国的刑事司法体制。
  一个悲剧
  6月6日,来自纽约市的布劳德在他父母家中自杀,过早地结束了他22岁的人生之路。尽管在被从监狱里放出来的3年里,他通过努力获得了一个相当于高中水平的文凭,并进入一所社区大学就读,但最终未能摆脱几年牢狱留下的阴影的不断折磨,选择走上了不归路。此间舆论认为,布劳德的不幸是一个悲剧,更是美国刑事司法体制严重缺陷的标志之一。
  据报道,布劳德16岁那年,因为被指控偷了一个背包,他被关到了纽约市里克斯岛监狱。这一关就是3年,而其中有近两年是单独监禁。在这期间,他从未被审讯过,更没有被正式判决有罪。布劳德一直坚信自己是无辜的,因而也多次拒绝了检方提出的认罪协议,其中也包括如果他认罪,他就可以立即获得释放。最终,检方与唯一的一名证人失去了联系,才放弃了对布劳德的指控。
  布劳德说,在监狱中,他常常被单独监禁,而且一关就是一天;也不断受到监狱官员和监狱犯人的殴打;他曾多次想要自杀。报道说,出狱后,布劳德的精神状况不断恶化,甚至变得疑神疑鬼。他经常将自己单独关在房间里,在人群中感到不自在。他担心在地铁里会受到攻击,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仔细检查房间的门窗是否关严。有一次,他将电视扔出了窗外,他说,他担心电视在监视着他。去年圣诞节期间,因为病情加重,他还住院进行了治疗。
  去年10月,他的经历被曝光后引起了广泛关注。去年12月,纽约市政府废除了对16岁和17岁犯人进行单独关押的规定。但这一切对布劳德来说都来得太晚了。监狱里的种种遭遇早已超过了他未成年的心灵的负荷。
  冰山一角
  根据报道,布劳德只是众多被关进成年人监狱中的未成年犯人中的一个,类似的情况大有人在,但却很难有一个总体的数字。美国联邦司法部在对布劳德事件进行调查时也承认,监狱对于未成年犯人来说是一个“充满恐惧和危险的地方”。报道说,未成年犯人被强力管制、单独监禁、从牢房里拉出来用泰瑟枪电击,甚至性侵害,并不鲜见。这些情景有的并不违反监狱的任何正式规定,因为这在成年人监狱中是被认可的做法。
  《赫芬顿邮报》7月1日在其网站上以醒目的标题“美国的恐怖故事”发布了其对密歇根州未成年犯人状况的长篇调查报道。报道开篇就是一个数名监狱官员“制服”一名17岁女犯人的视频,其手段之粗暴令人触目惊心。
  化名为杰米的女子3岁时就因母亲吸毒而被收养。高中时,因与养母关系不好,她和她称为姐姐的一个关系较近的家庭朋友住在一起。2011年秋的一天,两人在住所发生争吵。她的朋友告诉警察,杰米向她扔砖头,击中其胸部,然后又用砖头狠命地击打前门,砸碎了玻璃信箱口。杰米对此表示否认。警方的记录显示,砖头可能没有击中她的朋友,但她向警察承认,她当时有些“疯狂”,“只是想回到屋里”。韦恩郡法院判她攻击和破坏建筑物,两罪并罚监禁6个月。
  报道说,在较富裕的密歇根郡县,未成年人犯了轻微的罪通常被判处进行社区服务,如在当地科学中心当帮手。刑事辩护律师莫尔科夫说,类似这种情况被关监狱在安阿伯郡“根本没听说过”。但是,杰米来自于底特律。2012年1月,她被关进了休伦湖谷女子监狱,这里关押的都是类似一级杀人罪的犯人。
  根据监狱记录,在杰米18岁以前的7个月里,她与至少3名成年犯人关在一起,其中包括一名曾持有可卡因毒品的50多岁的女子。在这种环境里,杰米要想不卷入麻烦是很困难的。而在出现麻烦时,她又不知道如何向监狱官员解释。密歇根矫正部门的发言人高兹说,杰米“每次”都没有达到州法要求的“好表现”标准。
  2012年5月,密歇根州长施耐德签署法律,限制将杰米这样的未成年人送进监狱的情况,但他也强调,为保护公众安全,年轻人也仍可以被关进监狱。同年6月,杰米的“特殊地位”被取消,并被改判为5年监禁。
  绝非偶然
  布劳德的自杀使未成年犯人的遭遇引起了关注。但是,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他们不仅不知道监狱在什么地方,更不用说监狱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报道称,或许这真是有关方面的“目的所在”。
  有关分析指出,对监狱的新闻报道困难很大。联邦和州法律都在监狱安全方面有一些“豁免”。官员们声称,让公众了解太多会损害监狱的安全,让犯人知道监狱政策的细节会导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他们会想办法躲避泰瑟枪惩罚。早在1974年,美国最高法院就裁定,监狱可以限制记者接触在押犯人。
  《赫芬顿邮报》在其网站的相关报道中说,经过了许多努力,他们才获得一些采访的机会,但却不让携带照相和录音器材,密歇根州检察官办公室曾两度签发传票,要求他们上交手稿以待审查,虽然这些传票后来都撤销了,但他们提出的所有考察监狱和一对一采访监狱官员的要求,则都被拒绝了。报道说,这相比较于伊利诺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还要略好一些。在2012年,伊利诺州一再拒绝媒体采访监狱拥挤的问题;而加州则不允许记者提出采访某个犯人的要求,只能临时选择。
  报道说,对监狱进行报道还会引起各种报复问题,这包括监狱官员对犯人、监狱官员之间或犯人之间的报复等。例如,许多州的监狱都使用一种JPAY的电子通讯系统,对犯人打电话或发送的“蜗牛”信件进行监测。印第安那州矫正部门就阻止过一名女子与其兄弟进行联系,原因就是她的兄弟通过监狱的通讯系统给她发了一个视频,要其在下次法庭听审时支持他。密歇根州的一名犯人称,他在2013年曾报告受到监狱官员的攻击,结果他被关进了一个有粪便的箱子,几天没有水喝,没有吃的,也无法洗澡。
  除此之外,监狱里的情境鲜为外人所知更在于监狱的“封闭”和犯人的“权益根本没有保障”。曾在密歇根州纠正部门工作过的施兰兹说,每个监狱都不一样,都是“自己的王国,自己的城市”。密歇根大学法学院教授施兰格表示,犯人和他们的家属的权利都被剥夺殆尽,根本无法有效地要求问责。她说,除非有外在强大的压力,公众别希望监狱会增加透明度或进行追责。


上一篇: 深圳男子出狱后寻受害者 欲退还1万元勒索款
下一篇: 关闭关塔那摩监狱 美即将完成计划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