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罪犯视角的监区文化建设研究

作者: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377    更新时间:2016-05-18     文章录入:bgs


 

基于罪犯视角的监区文化建设研究
             -----以北京市W监狱Q监区的抽样调查为例
 
 
内容摘要:监区文化建设应充分考虑罪犯的文化接受能力和适应能力,对于特定的监区文化,不同类型的罪犯在不同文化维度上存在差异性。监区文化建设一般由监狱主导,干警参与的一种组织行为,而罪犯对监区文化的态度如何,狱方考虑较少或较为主观。本文站在罪犯视角下,通过研究罪犯的文化需求,对目前监区文化建设方向提出看法和意见。
关键词:监狱 罪犯 监区文化 研究
 
文化作为一种软实力在当今的社会经济发展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监区文化建设是监狱文化的一部分,是整个社会中各种文化构建的一部分,同时也是监狱教育改造罪犯的一种方式。一段时间以来,关于如何加强和改进监区文化建设的讨论一直是广大监狱干警和监狱研究学者所关注的课题。据笔者了解,目前监区文化研究主要集中于监狱机关这一主体来展开,即是从监狱实际管理者的角度来分析和讨论监区文化建设的意义、方法、原则以及监区文化的实践,而较少从罪犯的角度来探讨和研究监区文化建设。事实上,正如上述所言,监区文化作为监狱内特有的一种文化在改造教育罪犯中有着重要的作用,因此,笔者以为,离开罪犯这一重要角色而谈监区文化是不恰当的。正是基于这一考虑,我们拟将从罪犯角度出发,通过实证调查,客观分析罪犯对于监区文化的理解,了解监区文化建设在罪犯中的实际效果,提出基于罪犯需求的监区文化建设路径。
一、研究对象和方法
(一)对象
 以北京市W监狱Q监区的罪犯为被试,采取随机抽样
的方法,发放调查问卷[1]共180份,其中回收有效问卷156份,回收率为86.7% 。其中,根据服刑人员的犯罪类型将罪犯分为暴力型(如盗窃、诈骗等)和非暴力型(抢劫、故意杀人等);根据服刑人员文化程度的不同,将罪犯分为小学及以下、初中、高中和大学以上等几类;根据罪犯违纪情况将罪犯划分为表现好,表现一般,表现较差等三类。
(二)方法
此次调查以调查问卷为主,访谈调查为辅。 调查问卷方面,由于笔者所在的监狱长期以来较为注重监区文化建设,因而也逐渐形成诚实守信,和谐改造,善良正直为主的监区文化建设模式,我们采用了自编问卷《监区文化建设调查问卷》,该问卷由诚实、守信、和谐、向善4个维度构成,问卷共有36题,每题从完全不同意到完全同意采用1-5计分法,对反向题进行反向计分,总分及各个维度的得分越高,说明其对于监区文化的认同就越高,监区文化的作用也就越大。全问卷的同质性信度a系数为0.78。
(三)统计处理
 采用SPSS进行数据录入,并进行相关数据处理。
二、结果与讨论
(一)罪犯监区文化适应性水平总体情况
从调查来看,罪犯对于监区文化总体适应情况较好。从不同的维度来看,监区文化的四个维度得分高低顺序依次为:守信<正直<诚实<向善,在这四个维度中,平均得分最低的是向善维度。这说明对于多数罪犯来说,普遍缺乏一种积极行善,乐于助人的品德。这也是从一个侧面说明部分罪犯犯罪可能由于其内心缺乏向善的心理。此外,我们也看到,得分据前的是守信。笔者以为,罪犯之所以犯罪,其本身就在其基本素质方面存在较大欠缺,但是通过问卷调查及笔者实际调查均发现,多数罪犯对于信用都比较重视,他们认为信用对于自己各方面都影响较大。这可能与整个社会特别是包括罪犯群体中都普遍存在讲义气、要面子的社会心理因素有关。
表一
描述统计量
 
N
极小值
极大值
均值
方差
诚实
156
8
45
32.15
39.186
守信
156
22
64
41.72
55.471
正直
156
21
52
36.18
40.677
向善
156
18
50
27.51
36.677
有效的 N (列表状态)
156
 
 
 
 
 
(二)不同罪犯类型和监区文化各个维度上的差异分析
根据罪犯的不同人口学分类,我们通过非参数分析方法[[i]]研究了不同类型罪犯在监区文化各个维度上的差异情况。调查发现,不同年龄段、不同犯罪类型、不同文化程度和不同刑期的罪犯在监区文化总体上多数均无显著差异性。只是从守信维度上看,与原判刑期存在显著差异性;从正直维度上看与犯罪类型存在显著性差异。具体如下表:
表二
 
诚实
守信
正直
向善
总分
年龄
0.809
0.402
0.234
0.289
0.374
犯罪类型
0.160
0.830
0.008
0.494
0.309
文化程度
0.482
0.710
0.315
0.680
0.418
原判刑期
0.307
0.046
0.925
0.612
0.283
此外,为了进一步分析出现显著性差异的具体情况,我
们又再次对这种差异性进行了单因素的方差分析[[ii]]以确定和分析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通过单因素的方差分析,可见,从正直性的角度来分析,暴力型罪犯与淫欲型罪犯;暴力型罪犯和其他类罪犯;财产型罪犯与其他类型罪犯均存在显著性差异,特别是暴力型罪犯与其他类型罪犯的比较可见,这种差异性尤为明显。如下表三、表四。从守信的角度来看:原判刑期为10年以下的罪犯与原判刑期在10-15年的罪犯;原判刑期在10-15年与原判刑期为无期死缓的罪犯,这两组都具有统计学的显著性差异。见表五、表六。
 
 
 
 
 
表三(1-暴力型 2-财产型 3-淫欲型 4-其他类型)
描述
V7
 
N
均值
标准差
标准误
均值的 95%
置信区间
极小值
极大值
下限
上限
1
68
39.24
4.803
1.165
36.77
41.70
32
52
2
56
36.29
6.044
1.615
32.80
39.78
25
44
3
8
29.00
4.243
3.000
-9.12
67.12
26
32
4
24
29.67
5.785
2.362
23.60
35.74
21
37
总数
156
36.18
6.378
1.021
34.11
38.25
21
52
 
表四(1-暴力型 2-财产型 3-淫欲型 4-其他类型)
多重比较
正直 LSD
(I) 犯罪类型
(J) 犯罪类型
均值差 (I-J)
标准误
显著性
95% 置信区间
下限
上限
1
2
2.950
1.957
.141
-1.02
6.92
3
10.235*
4.054
.016
2.01
18.46
4
9.569*
2.575
.001
4.34
14.80
2
1
-2.950
1.957
.141
-6.92
1.02
3
7.286
4.099
.084
-1.04
15.61
4
6.619*
2.646
.017
1.25
11.99
3
1
-10.235*
4.054
.016
-18.46
-2.01
2
-7.286
4.099
.084
-15.61
1.04
4
-.667
4.428
.881
-9.66
8.32
4
1
-9.569*
2.575
.001
-14.80
-4.34
2
-6.619*
2.646
.017
-11.99
-1.25
3
.667
4.428
.881
-8.32
9.66
 
表五(1—10年以下 2—10至15年 3—15年以上有期徒刑 4—无期死缓 )
描述
V6
 
N
均值
标准差
标准误
均值的 95%
置信区间
极小值
极大值
下限
上限
1
24
36.17
8.565
3.497
27.18
45.16
22
47
2
60
45.73
8.128
2.099
41.23
50.23
30
64
3
8
38.50
.707
.500
32.15
44.85
38
39
4
64
40.44
4.774
1.194
37.89
42.98
33
49
总数
156
41.72
7.448
1.193
39.30
44.13
22
64
 
表六(1—10年以下 2—10至15年 3—15年以上有期徒刑 4—无期死缓 )
多重比较
守信 LSD
(I) 原判刑期
(J) 原判刑期
均值差 (I-J)
标准误
显著性
95% 置信区间
 
 
 
 
 
下限
上限
1
2
-9.567*
3.301
.006
-16.27
-2.87
 
3
-2.333
5.579
.678
-13.66
8.99
 
4
-4.271
3.271
.200
-10.91
2.37
2
1
9.567*
3.301
.006
2.87
16.27
 
3
7.233
5.144
.168
-3.21
17.68
 
4
5.296*
2.456
.038
.31
10.28
3
1
2.333
5.579
.678
-8.99
13.66
 
2
-7.233
5.144
.168
-17.68
3.21
 
4
-1.938
5.125
.708
-12.34
8.47
4
1
4.271
3.271
.200
-2.37
10.91
 
2
-5.296*
2.456
.038
-10.28
-.31
 
3
1.938
5.125
.708
-8.47
12.34
(三)讨论
1.罪犯对监区文化建设的总体态度和适应情况。
从调查实际情况看,罪犯对于监区文化建设的适应情况比较好,大部分服刑人员对于监狱和分监区进行监区文化建设的具体活动具有较好的适应性。这说明监狱和监区所建设的监区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服刑人员的改造积极性,也很好地促进了罪犯的教育改造活动。在访谈调查中,有95%的罪犯对于监区进行的监区文化建设都表示积极的参与,也同时有88%的罪犯表示非常赞同监区弘扬的诚实、守信、正直、向善的监区文化建设总体思路。在具体参与监区文化建设活动过程中,部分罪犯提出在进行监区文化建设过程中,希望监狱对监区文化的内涵做出进一步的解释或者说明。笔者以为,罪犯在监狱进行服刑改造,在参加监狱或者分监区组织的各种活动过程中表现出了一致的积极性,一方面可能因为罪犯确实感到这种监区文化活动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也可能罪犯受制于自身的面子或者监狱的监规纪律,使得自身不得不参与到相关的活动中。而对于监区通过宣传板报、书法以及具有教育意义的国画等形式表现出的监区文化核心理念,罪犯都不会排斥,这也说明,监区文化建设的方式在对监区文化建设的效果有较大影响。从部分罪犯提出希望监区在进行涉及监区文化弘扬的相关活动中,对活动的意义进行解释,这可能是因为罪犯的文化程度过低,以致于不能很好地理解活动的意义所致。这一情况与在实际活动中,我们发现部分文化程度较低的罪犯参与活动积极性较低的现实相对应。
2.不同类型罪犯的监区文化适应情况。
正直就是要不畏强势,敢做敢为,要能够坚持正道,要勇于承认错误。正直意味着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信念[[iii]]正直表示了一个人在遇到一些有违道德的问题上表现出的一种坚持。对于罪犯来说,在监区进行这种正直的文化宣传和熏陶尤为重要。通过调查可见,暴力型罪犯除了与财产型罪犯没有表现出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外,与其他类型的罪犯都具有差异性。特别是与“其他类罪犯”的比较中,这种差异表现得更为明显。与其他类型罪犯相比,暴力型罪犯所表现出更大的正直性说明,暴力型罪犯在接受监区文化教育和感染过程中,对于文化中的正直性具有较强的认同度和适应性。这说明暴力型罪犯虽然在实施犯罪过程中采用了暴力手段,但是对于正义的认识还是相对的正确。这也提醒我们或许在罪犯教育活动中,对于暴力型罪犯的文化教育,应适当结合一些正直性的教育案例,也许效果更好。此外,财产型罪犯虽然与淫欲型罪犯无显著性差异,但是却与其他类型罪犯构成了统计学上的显著性差异。这一点也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在今后的监区文化建设过程中,把财产型罪犯的正直性表现纳入我们文化建设之中。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的另外一组较为明显的差异在于罪犯的守信程度与罪犯不同服刑年限之间的差异。守信对于监狱服刑人员来说至关重要,服刑人员的守信水平直接关系到罪犯在监狱改造生活中良好的人际关系形成。我们看到,原判刑期处于10—15年这一阶段的罪犯在守信水平上与原判在10年以下和原判为无期死缓这两类罪犯都构成了显著性的差异。这说明原判刑期处于10—15年这一阶段的罪犯是处于守信水平波峰的阶段。形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原判10—15年的罪犯认识到原判刑期较长,同时也并没有对自己失望,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更加愿意去提高自己的守信水平,以便于形成良好人际关系。10年以下的罪犯特别是那些原判刑期在3年以下的罪犯,由于其刑期较短,其对于服刑期间的改造生活并没有进行深度的思考,对于守信的认识也就表现出相对的不重视。而对于原判刑期为无期或者死缓的罪犯,特别对于其中那些被限制减刑的罪犯来说,由于他们出狱遥遥无期,甚至一些老年罪犯将极有可能在监狱中度过晚年。他们的心理状态普遍处于一种悲观失望的状态,因而也就不太关心自己如何去提高自己的守信水平等人际关系的问题。
三、建议
一定的文化模式及其社会历史背景,决定了一定的犯罪行为模式及其特点;而一定的监区文化模式也决定了一定的罪犯改造行为模式,反应了罪犯的改造生活状态。[[iv]]这充分说明,监区文化建设的重要性,而如何建立一套适合罪犯改造的监区文化就是我们必须面临和思考的问题之一。
(一)重视监区文化建设过程中罪犯群体的适应性
罪犯是监狱教育改造的对象,也是监狱加强监区文化建设的主要目标。可以说,监区文化建设的一个主要目标是通过弘扬监区特有的文化,不断促进罪犯的教育和改造。因而,我们在进行监区文化建设时,应当把对罪犯这一群体的分析作为我们建设的基础。调查中,我们通过对罪犯在监区文化适应性方面的实证调查,发现罪犯在监区文化各个维度上存在不同的倾向性,即“守信<正直<诚实<向善”,针对这一具体情况,我们认为监区在进行文化建设时,应有所侧重的开展相关活动,而不能一概而论。即使同一监狱的不同监区根据罪犯的不同也应该开展具有监区特色的监区文化。例如,对于文化程度普遍偏低的分监区来说,大力弘扬并形成“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即美德”的良好氛围,定期开展服刑人员读书读报活动,不断通过书籍来教育和感化服刑人员,提高他们的知识和文化水平就是一个值得长期坚持方向。
(二)监区文化建设应该考虑罪犯的层次性
据笔者了解,罪犯自入监后,通过多次的分流,虽有对罪犯的进行的一系列分类,但是这种分类都比较粗放,最后被分配到同一分监区的罪犯往往是处于一种大分类下的罪犯组合,并没有考虑到一些更细化的罪犯差异,如罪犯心理。因而,我们常常看到,分监区的罪犯实际上是处于一种大分类下的小混押。面对这样一个群体,进行针对性的教育,开展群体化、分类化的监区文化教育就是十分重要。笔者通过对北京市W监狱Q监区的实际调查发现,监区罪犯对于监区所弘扬的以“诚实、守信、正直、向善”为核心的监区文化表现出不同的适应性。根据与其他类型罪犯的正直性相比暴力型罪犯的在正直上的得分就显著得高于其他类型,这就要求分监区在进行相关监区文化建设时,恰当考虑到此类罪犯具有在正直性方面良好的接受能力和接纳能力,充分发挥此类罪犯的积极性,以点带面地促进监区其他服刑人员的正直性。
(三)监区文化建设应该不断提高干警素质
监狱干警特别是分监区干警是监区文化建设的主体,在监区文化建设中,干警发挥着组织活动,引导程序和积极参与的作用。干警个人素质的高低直接决定了其对监区文化核心理念的理解和把握,也在很大程度决定着监区文化建设的实际效果。当前,监狱干警的实际情况是在政治素质、文化水平等方面都存在较大的区别,同时也与建设具有较好效果的监区文化存在差距。所以,加强监区文化必须不断提高干警的个人素质和水平。监狱可以通过举行培训班,开展交流活动等以不断提高干警个人素质。
(四)监区文化建设应当积极发掘特色
近年来,在监区文化建设方面,各地都积极探索和研究适合监狱和监区实际的特色文化建设。在这些特色监区文化建设中,也包含了很多基于罪犯特点的监区文化。例如,有的监狱根据罪犯的来源地不同,在认真研究罪犯来源地文化的基础上,丰富和发展适合这类罪犯的监区文化,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也有的监狱深度挖掘当地传统文化,运用这些文化来促进罪犯的改造和监区的文化建设。
四、结语
监区文化是改造罪犯的手段,同时,加强监区文化建设对于促进社会的进步,推动监狱工作全面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罪犯作为一个社会人在其自身的发展和走向犯罪道路过程中,具有其独特性和普遍性,监狱在进行监区文化建设过程中应该多角度分析罪犯特点,在此基础上建设具有其特色的监区文化,最终促进监狱工作发展。
应用价值:当前,监狱文化建设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而监区文化作为监狱最基层的子文化,它的建设好坏直接影响着监狱整体文化的发展繁荣。本文选取北京市w监狱Q监区为研究对象,选用以往研究成果中较为成熟的监区文化适应性问卷,调查研究监区文化与服刑人员人口变量和人格特征的相关,对建立符合服刑人员改造的监区文化具有实际指导意义。它不仅有助于了解服刑人员受监区文化影响程度,也有助于发现监区文化建设的薄弱环节,指导完善监区文化建设内容、方法和途径,推动监区文化繁荣和思想解放,提高监区文化建设教育水平。而从服刑人员的角度来看,监区文化适应性问卷测量和分析结果,有利于指导服刑人员如何加强监区文化的学习,查找自己的不足之处,明确自己的改造方向,增加服刑改造的信心,提高自身的综合素质。总之,此研究对进一步开展好监狱工作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当服刑人员真正成为监区文化受益对象时,就实现了监狱文化建设的初衷,保障了监狱安全稳定,促进了社会和谐稳定。

 
 
 
 


上一篇: 家庭教育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相关性分析——以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亲情修复”矫治项目为例
下一篇: 基于RNR原则的罪犯风险评估理论与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