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生产教育化”实施方法的研究

作者: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271    更新时间:2016-07-01     文章录入:bgs




 

 



 

【内容摘要】劳动作为监狱三大改造手段之一,具有其它手段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当今年社会形势下,如何有针对性地组织罪犯开展科学、有序的劳动,通过在劳动过程中有目的地施以教育手段,达到教育罪犯的目的,还是一个迫切需要研究课题。本文紧密结合监狱工作实际,从多角度对“劳动生产教育化”实施所包含的内容、实施的有效途径以及实施效果的评估方法等进行论述,以”劳动生产教育化”的践行为落脚点,为开展罪犯劳动教育拓展了思路。



 

【关键词】罪犯   劳动生产   教育化



 

一、“劳动生产教育化”的提出及意义



 

(一)“劳动生产教育化”是中国监狱行刑理念的传承和发展



 

2011年,我局提出今后一段时期要大力加强“狱政管理精细化、教育改造系统化、”劳动生产教育化””建设的理念,也称“三化”建设。”劳动生产教育化”作为其中的一化,它的提出,是在总结以往经验、传承老一代领导劳动改造思想基础上提出的行刑理念。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央的政策和许多国家领导人的讲话,都十分明确地指出监狱劳动生产是改造罪犯的手段。1962年,毛泽东同志指出:“劳动改造罪犯,生产是手段,主要目的是改造,不要在经济上做许多文章。”刘少奇同志也谈到,“改造工作的方针,第一是改造,第二是生产。”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十分清楚地表明劳动生产只是改造罪犯的手段,劳动生产是为改造罪犯服务的。我国《监狱法》也明确规定了监狱罪犯劳动的目的,“监狱根据罪犯的个人情况,合理组织劳动,使其矫正恶习,养成劳动习惯,学会生产技能,并为释放后就业创造条件”
。我局提出“劳动生产教育化”建设的理念,正是顺应了这种社会发展形势,同国家为了改造罪犯,矫正其犯罪人格,强制罪犯劳动的初衷是一致的。罪犯劳动作为一种改造手段而存在,其实质是刑罚执行和改造行为,而不是简单的物质生产活动。



 

(二)“劳动生产教育化”是刑罚执行的有效形式



 

监狱组织罪犯生产劳动是改造罪犯的重要途径,是为罪犯提供劳动岗位的有效组织形式。组织罪犯从事生产劳动是刑罚执行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律上也进一步明确了劳动改造在我国刑罚执行和改造罪犯中的地位和作用。《刑法》第四十六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凡有劳动能力的,都应当参加劳动、接受教育和改造。《监狱法》第三条和第四条也明确规定,监狱改造罪犯实行“教育与劳动相结合的原则”,监狱根据改造罪犯的需要,“组织罪犯从事生产劳动”。监狱生产是劳动改造罪犯的基本组织形式,我们应从执法的高度,充分认识组织罪犯从事生产劳动是刑罚执行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改造罪犯的重要手段,是一项严肃的执法活动,不是可有可无的。



 

(三)“劳动生产教育化”是实现监狱宗旨的重要途径



 

劳动教育是罪犯改造工作基本内容的主要方面之一,他具有其它手段不可替代的地位。它与监管改造、教育改造和心理矫治合称为“监狱四大改造”,同时它也为监管改造和教育改造提供了一个改造载体和物质保障。劳动教育是将罪犯置身于特定的生产关系之下,在劳动实践中感受和体验人生价值、社会价值和法律规范等,逐步使他们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和世界观。由此可见,对罪犯进行劳动教育首先是强制的,其次是达到教育罪犯的目的。



 

二、劳动生产教育包含的内容



 

劳动教育的内容应当是非常丰富的,笔者认为,可以将劳动教育的内容分为基础性教育和专业性教育两部分。基础性教育包括劳动观教育、劳动安全教育、劳动纪律教育、劳动质量教育、劳动成果教育等内容。专业性教育结合具体的项目,进行工艺流程、生产操作技能、设备的使用与维护等内容。



 

(一)基础性教育注重意识的培养和转变



 

监狱生产承载着社会任和内容。对罪犯的劳动教育存罪犯的生产劳动过程中,但动过程不等于动改造。并非将罪犯投劳动就能产改造功能只有采取特殊动形式和管理方式的动才能产生改造的功能因此,在组织罪犯参加生产劳动的过程中,要将培训对象和社会需求的变产劳动教育体系中,注重罪犯责任意识、规意识作意识、质量意识等各种意识的培养,使他们好逸恶、不而获的恶习,在生产劳动过程中潜移默化到矫正监狱要根据罪犯的文化程度身体状况年龄能力进行分析、设计,动改造作始终围绕教育体系来谋,始终绕各环节的教育功能来开坚持把劳动根植之中,避免动内容的简单化,通过增加产项目技术含,创造有于罪正学有所得学有用的条件社会提高罪犯接受劳动教育的性,主动性和自觉性。在劳动教育过程中加深罪犯对社会的认识低罪犯重新犯罪的可能性顺利归和适应社会



 

(二)专业性教育注重生存技能的培养



 

在监狱生产年的实践中,有很多技术工种罪犯,通过监狱生产与社企业的合作,刑释后直接被企业聘用,甚至成为企业的技术骨干和中坚。也有罪犯利用在狱内学会的一技之长,自谋出路,自主创业,成为和谐社会的一分子,取得了非常突出的社会效果。笔者以对罪犯进行技术培训,应结合具体的生产项目,通过劳动教育,既能学到相关的理论知识,同时又能结合日常生产,获得大量的实践机会,为掌握过硬的劳动技能创造条件电工、焊工、天车工等特殊工种、厨师、电脑、车钳铣刨磨工、缝纫等技术工种,在社会上都有大量需求,都可以成为罪犯在狱内技能教育内容。劳动生产教育也要紧贴社会就业形势,当前,本科生甚至研究生,毕业即失业的现象已经非常普遍,而中专技校出身的技术工人反到能够在企业中谋得一席之,所以,大力发展对罪犯的技术性教育培训应当成为劳动生产教育的主要内容



 

三、劳动生产教育的实施方法



 

监狱劳动改造本身具有教育性,但是这种教育性如果施加引导,教育效果就会微乎其微劳动生产教育功能的充分发挥,笔者以为可以通过以下途径实现:



 

(一)把教育内容融入到劳动生产的全过程



 

对生产劳动的各个环节进行认真梳理,深入剖析和挖掘罪犯在每个劳动阶段或环节上所蕴含的教育功能。例如,机加工项目,原材料的性能知识、加工设备的使用维护知识、产成品的性能知识、加工工艺流程、加工过程中的质量控制、定置管理等等知识,都可以融入到劳动的具体环节之中,让罪犯感觉到劳动的过程不纯粹受惩罚的过程,而是一个学习知识的过程。通过总结和归纳各个步骤所产生的教育作用,每个生产项目都一形成一种固化的教育模式,逐步在全局推广运用,从推动“劳动生产教育化”建设。



 

(二)将“劳动生产教育化”与分类关押、分级管理有机结合



 

分押分管是狱政管理的一个总体趋势,这一关押模式给组织监狱生产带来新的挑战,“劳动生产教育化”与分类关押、分级管理必须有机结合,不能再是粗旷、单一的简单组织,而要在大教育观的统筹安排下,有针对性、细腻、具体地组织。要按照罪犯的服刑阶段,有目的安排具体的教育内容,比如在入监阶段,有针对性开展劳动目的、劳动意义等方面的劳动观教育,增强罪犯的劳动意识;在日常服刑阶段,有针对性开展劳动态度、劳动纪律、劳动质量、劳动技能等方面的教育活动,培养罪犯的良好行为意识、守则意识;在临近释放阶段,有针对性开展劳动成果、劳动光荣、劳动技能取证等教育活动,强化罪犯的感恩意识、守法意识、再社会化意识。



 

(三)提升罪犯技能培训,建立监狱生产与社会职业技术教育的联动机制



 

当今社会科技发展超乎人们的想象,由于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产品更新换代越来越快,对人的素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在掌握一般知识的前提下,熟练的掌握自己所从事工作岗位的劳动技能,成为懂业务的内行,懂技术的熟练工人,掌握劳动技能是社会的需要,时代的需要。掌握劳动技能是劳动改造再社会化意识的体现,从服刑前一无所知,到学会一两门专业技能,提高自身素质,是提高改造质量的有效途径。从劳动改造中,从劳动实践中在人格、智力、道德等多方面得到锻炼、完善和提高。在劳动改造中,扎实学好文化基础知识,根据爱好和专长,选择应掌握的劳动技能,为回归社会、立足社会做好准备。通过正规、系统、技术含量高的技术教育,使更多的罪犯学会劳动技能,为他们回归社会后谋生就业,成为自食其力的守法公民打下坚实的基础。罪犯素质低是监狱生产要素的特殊性和矛盾的焦点,未来社会生产是要靠人力资源发展,监狱生产也是要以人为本,全面提高罪犯的改造质量。解决这一问题就要把监狱生产与社会职业技术培训教育紧密结合,充分发挥社会帮教的作用,把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作为一项主要任务,并以实用、多样、持续的教育政策与劳动生产无缝衔接,贯穿于监狱生产中,使罪犯掌握谋生技能,回归社会后不再重新犯罪。



 

(四)要发挥监狱警察在“劳动生产教育化”实施中的关键作用



 

改造任务的完成,改造手段的运用,改造质量的提高,最终要靠监狱警察去落实。监狱警察队伍的素质高低与改造质量的好坏是密不可分的,警察队伍的素质是改造质量提高的保证。当今时代,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只有加强干警队伍建设,让全体干警自身素质得到提高,才能跟上快速发展的时代步伐。通过学习研究犯罪心理学、教育学方面的知识,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改造罪犯,维护稳定”这个主题上来,重点定位于解决服刑罪犯的思想教育、技能培训和回归后的适应能力上。干警队伍在内部流动的前提下,要加大外部交流力度,跨行业引进管理干部,使行刑管理更上水平。体制理顺后的监狱企业可向社会公开招聘企业人才,对监狱企业的职工可采用合同制的形式,引进“劳动生产教育化”建设所需要的人才。



 

(五)建立劳动改造罪犯思想教育的配合协调制度



 

建立配合协调制度是监狱劳动改造教育化的重要途径。由于劳动改造与罪犯思想教育在监狱工作中分属两个不同的部门,各有自己的具体任务和指标求。因此,在实践中极易发生互不联各行是的倾为了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监狱必须建立劳动改造与罪犯思想教育的配合协调制度,明确规定“生产部门”和“管教部门”要协作配合,分工不分家,并用责任制度有机结合起来,负责“管教”的同志要经常深入到罪犯劳动现场去进行教育,并注意收集罪犯在劳动中出现的普遍性问题;负责“生产”的同志要研究“管教”的内容,共同发力,才能真正将“劳动生产教育化”做好做实



 

(六)“劳动生产教育化”要与社会化相结合



 

监狱劳动以一种封闭的方式进行的。让罪犯在隔离社会的环中学会适应社会生活,必然产生手段与目标之间的深刻矛盾罪犯终究是社会人,改造罪犯是一个再社化的过程只有尽可能地营造具有社会特征的学习活和劳动环境,才能达到再社会化罪犯的效果。因此,劳动教育不能完全封闭于大墙内法治的框架内,适度走监狱接受社会与劳改造活动,社会接受犯参加改造劳动监狱将劳动教育权限与职社会作横向辐射与拓展,扩展劳动改造的社会基础,使劳教育更具开放性、更具多维度,并能在动态中更好地实现劳动改造罪犯的目的劳动教育社会化会在一定程度上消减了监禁所带来的人格缺让罪犯与社会互动,有利于罪犯在回归社会后重新适应社会生活动教育社会化是适应监狱工作社会化、努力提高劳动改造教育的新的探索,把罪犯推出去和把社会力量吸进来,的社会因素融入罪犯劳动教育中,进一步形成开放性格局,是“劳动生产教育化”的发展方向。



 

四、建立“劳动生产教育化”建设效果评价体系



 

任何一项工作的优劣,都有相应的评价标准来进行评价。若不建立一个体现监狱本质要求的、科学的、以改造质量为评判标准的评价体系,再科学的改造手段也会遇到实施障碍。笔者结合监狱工作实际,将劳动生产教育的评估分为八大项,分别为劳动培训时间、培训考试成绩、获得各级证书情况、创造劳动效益的情况、完成劳动定额的情况、劳动纪律状况、劳动质量状况、劳动安全状况。根据每项的重要程度,分别给予一定分值进行量化评分,从而对劳动生产教育的实施果有一个直观、客观和量化的比较。(附:罪犯劳动教育效果量化评估表)



 

    总之,积极探索劳动改造科学的管理方法,建立一套完整的教育矫治体系,坚持把劳动教育融入到罪犯的劳动的每一过程与环节,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我们只有不断探索,不断实践,不断创新,让劳动始于教育,终于教育,一切以教育改造罪犯为目的,充分发挥劳动的教育功效,才能有效预防和减少犯罪,从而构建真正的和谐社会。



 



上一篇: 民国时期北京监狱囚粮管理制度研究
下一篇: 探索“循证矫正”与中国监狱罪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