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北京监狱囚粮管理制度研究

作者: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599    更新时间:2016-07-18     文章录入:bgs


 

    摘要:北京监狱是中国近代意义上的第一所中央监狱。本文通过对民国时期北京监狱囚粮制度的发展以及制度的实际运行状况进行研究,揭示了北京监狱囚粮管理制度在运行中所显现出的地域特点,以及在法制化方面较之封建监狱的巨大进步。



 

    关键词:民国时期;北京监狱;囚粮管理



 

    现实意义:“囚粮供应”在监狱管理当中的重要作用,一是为囚犯的顺利服刑提供了生理基础;二是体现了监狱管理者的管理水平与廉洁程度。监狱囚粮体制的实际运行状况也同时反映了监狱作为刑罚执行机关其执法行为所受到当时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



 

“饮食所以营养全身之体质,发生全身之体温,构成全身之体力,补充消耗之成分,为生活之要素也。”[1]监狱内罪犯的饮食作为保证罪犯身体健康,狱内各项改造活动能够顺利开展的基础要素,理应受到监狱管理者的高度重视。民国之前的旧式监狱制度中,有关囚粮的立法更多的侧重对囚粮数量的保证以及对狱吏克扣囚粮等不法行为的禁止。《明会典》洪武元年令:在监囚犯“无家属者日给仓米一升,冬给棉衣一件,夜给灯油,病给医药”。[2]《大清律例》规定:“凡狱囚无家属者,应请给衣粮。”[3]为防止狱吏克扣囚粮,清朝统治者对囚粮管理进行了专门规定,“各犯口粮,宜刑书琴看,三日一散,每日五合,各犯亲领,不可趸给狱卒,以致侵蚀。即草荐棉袄之类,须捕官亲散均匀,不得强梁多夺,致有偏枯”[4]。然而明清统治者颇具人道色彩的监狱立法却并未带来狱政的清明,旧式监狱对于囚犯卫生状况与饮食质量的忽视,导致了当时囚犯健康水平的低下,民国监狱学家孙雄曾如此评价封建监狱管理者:“至于给养、纪律、卫生、清洁、服役等,并不知其为何事,安有进步改良之可言。下焉者,则贪污残虐,无所不至。”[5]封建行刑理念的落后,直接导致了监狱环境的极端恶劣。



 

1912年建成并投入使用的北京监狱(京师模范监狱)是晚清政府按照当时国际一流的监狱标准设计并建造的,与封建旧式监狱相比,着重考虑了对罪犯的居住、活动、卫生等条件的改善,体现了时代的进步和人道主义精神。



 

    一、北京监狱囚粮种类及分级制度



 

   (一)北京监狱囚粮种类的发展



 

民国元年,筹办时期的北京监狱罪犯伙食为每日三餐,早餐主食为小米稀饭,午餐、晚餐均为白米饭。国庆日、纪念日加给面包一次。白米由司法部领取,每斤约计铜元七枚。食用蔬菜方面,以豌豆、白菜、豆腐、扁豆、萝卜、咸萝卜、咸白菜为主,病犯待遇中增加鸡蛋、牛奶;国庆日、纪念日等节日提供猪肉。



 

三餐制实施未久,即改为旧有的一日两餐制,“早餐次白米饭,晚餐是蒸制的窝头”[6],窝头为玉米九成、黄豆一成混合面做成。自囚粮改为窝头后,不仅弥补了小米多沙,硌牙难吃的缺点,而且充饥耐久,对于作业劳动的罪犯较为适宜。



 

物价是民国时期影响北京监狱囚粮种类的主要因素。北京地区并非大米的主要产区,因此以白米为主食的囚粮结构势必导致成本增加,因而难以为继。民国五年,囚粮种类包括次白米、玉米面、小米面、白面四种。以当年十月为例,“本月三十一日,除十日一天外,其余每日晚餐系小米面及玉米面窝头;早餐系次白米饭”[7]。当月监狱日均消耗次白米四百九十七斤有余,小米面、玉米面共四百九十二斤有余。“十日系国庆纪念日,照例加给白面蒸食馒首”[8],当月所用白面五百八十五斤。民国十八年(1929年),次白米难以供应,罪犯主食恢复为九成玉米面一成黄豆面制作的窝头。病犯则可以吃到鸡蛋、挂面、米粥馒头之类的食物。罪犯伙食虽有定量,但不够吃的允许吃饱不加限制。蔬菜以罪犯自种为主,佐以油盐熬成菜汤,每人每餐两碗菜汤一片咸菜。每周日吃一次豆腐。



 

抗日战争爆发后,沦为敌占区的北平地区经济不稳,物价升高。民国二十九年,虽然监狱囚粮种类未有改变,但“粮食、煤炭、油盐、牛肉、菜蔬等物日益昂贵,按之囚粮费原预算数目不敷其钜”[9]。只能追加预算,“一月至三月,每月追增为六千六百元,四月至十二月每月定为一万八千九百元,按之现时物价尚可敷用”[10]。至民国三十三年,日占区经济日益恶化,为满足侵华战争需要,日伪华北地区负责人“欺骗民众,高呼勤劳增产,实则将所有物资送敌人”[11],并协助日本侵略者在北平等地向居民提供“混合面”,监狱罪犯伙食也因之受到影响。“近因厉行配给制度,口粮采购办法改由河北高等法院向食粮管理局接洽购买,粮食种类亦较前加多,计有高粱、小米、玉米、黄豆、黑豆及麸子等类。视购入之多寡分别配给,数量仍旧。”[12]但是种类的增加并不意味着囚粮质量的提高。抗战胜利后不久,暂任北京监狱典狱长的王凤祥就以“最为粗糙,难以下咽”为由,呈请高院退还原有粮食,“换取谷子,碾成小米,用作囚粮以重受刑人之营养”[13]



 

   (二)囚粮分级制度的发展



 

北京监狱囚犯主食的发放实行分级制。民国元年起监狱规定囚犯饭食共分五等,按工作之轻重给予之:一等十四两;二等十二两;三等十两;四等八两;五等六两。至四等以下者仅适用于病犯及受减食之处分者而已。为使囚粮发放合乎标准,避免产生争议,监狱按罪犯食量标准制作了五个圆柱型铁质饭筒,分别容纳14两、12两、10两、8两,6两,在铁筒底部各凿一小孔,孔径大约能容二指并用,用木板做五个与筒底大小相同的垫块,上刻号数为一、二、三、四、五号数,发饭时先把木板放在筒底,再将煮成的米饭盛在饭筒内,盛满为止,用手指顶木板将饭顶出,饭如筒柱形,并显示号数,按所示号数分等次发给罪犯。主食的计量方式随囚粮种类的变化而发生变化。民国十八年停止供应次白米之后,每餐食量分四等,以干面计量,一等十四两,二等十二两,三等十两,四等八两。到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每餐食量由四等改为为三等:一等干面14两,蒸熟后重25两,发给外役罪犯和在监内劳动强度最大的罪犯;二等干面12两,蒸熟后重20两,发给普通劳动的罪犯;三等干面10两,蒸熟后重15两,发给不劳动的罪犯和轻微病犯。



 

民国三十六年五月,北京监狱奉司法部部令,将罪犯囚粮供应量统一为二十四两,自民国元年开始执行的囚粮分级制度就此取消。但从执行情形看,实际发放“均未达二十四两标准”。河北省参照折合率实际“发给杂粮二十二两,分量稍减,惟迄今已将经年,本监实发数量,常在二十一两左右,尚未愈新定标准”[14]。司法部统一囚粮定量的本意是以统一的标准保证囚犯的饮食质量,但略显僵化的规定也为浪费与腐败的发生埋下了隐患。时任北京监狱典狱长的吴峙沅就指出:囚粮需求因季节变化与粮食质量不同而有所不同,“若一律按二十四两列支,则盈余之数,殊感无法处置。虽不妨逐月滚存,以备缓急之用,惟业已报销之粮,尚有存余,积之既久,数量遂巨,处理稍一不慎,深恐流弊滋生等情,呈准按照囚人之食粮在二十四两范围内实报实销”[15]



 

民国时期的囚粮是按当月在监囚犯人数拨付款项定量供给的,囚犯人数增减都要及时呈报。民国元年罪犯伙食费的标准是每人每日1角1分,囚粮平均每人每日26两;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罪犯伙食每人每日实支六角左右(法币)。一至三月,每月追加费用6600元(法币),四至十二月,每月费用18900元(法币);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平均每人每天22两。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供应量为每人每月平均24两但以吃饱为度,超过标准的,经核实报销。



 

民国十一年,北京监狱接受了一批俄国籍罪犯,俄犯伙食另有标准。为照顾其饮食习惯,监狱规定俄犯每人每日面包3磅,白米饭3两,牛肉4两,牛油2两,土豆4两,洋白菜4两,并供给用葱、蒜、胡椒面、酱油、白菜等熬制的菜汤。如患疾病,给牛奶一瓶、鸡蛋4个。



 

由于北京监狱设施比较完备,经常有其他监狱、看守所罪犯因治病等原因临时寄押在北京监狱,这类罪犯的囚粮,由北京监狱核实钱款,由罪犯所属的监狱、看守所负责支付,一月一结。民国三十一年(1945年)十月,北京特别市公署警察局在北京监狱寄禁罪犯三名,至十一月监狱发函催要囚粮款:“贵局寄禁妨害通信男犯李宝琛等三名,所需三十一年十一月份囚粮费,现已如数结出,计叁拾玖元陆角,连同本年十月份囚粮费肆拾壹元捌角伍分,共计洋捌拾壹元肆角伍分,相应造具三十一年十一月份囚粮表一份送请查照一并返还报账,以便归垫。为荷”[16]



 

北京监狱建有专门的“炊场”,负责罪犯伙食制作,由刑期较短的罪犯具体操作。炊场由二科戊部管理,戊部指派看守具体负责。粮食、蔬菜、调料、煤炭等物料的计划、购置、使用都由看守直接管理,并定期向科长、典狱长报告。食物的每日用量,由各监区、工场主管看守填报粮食请求书送达炊场,炊场综合后填报请求书向三科申领,并做好记录。饭菜制作后按各单位申领之数分发。各工场人数如有临时变更,由主管看守填报粮食变更通知书,告知炊场,炊场按变更后的数量制作、发放。这种吃多少报多少、先报后发的制度有利于炊事部门有计划地安排工作,也有利于节约粮食避免浪费粮食。



 

    二、囚粮的供应体制



 

在民国十七年之前,北京监狱作为民国政府中央监狱隶属司法部直接管辖,囚粮供应由监狱上报预算给司法部,司法部核拨钱款,监狱自行向社会商行议价采购粮食,监狱自行加工磨面使用。民国十七年之后,随着民国政府南迁,北京监狱由中央监狱改为地方监狱,改由河北高等法院管辖。河北高等法院负责拨付囚粮款项,由监狱自行采办囚粮。民国二十二年,由于“近来各地监狱看守所时有囚犯因囚粮而起风潮之事,司法行政部亦常接人民报告有克扣囚粮等事”[17],司法行政部决定在全国各地监狱及看守所设置“囚粮购置委员会”,并“通令上海、武汉两地先行筹组,将来逐渐推及全国”[18]。北平各监所随之成立囚粮购置委员会,委员会成员由在京的各监狱、看守所、法院、检察院组成,其职责是审查评议各粮号送交的粮食样品和价格,做出界定,决定各监狱、看守所采购囚粮的品种、数量。委员会大概每月召开一次会议,议定下一个月的用粮计划,决定供粮商家。地点临时决定或上一次会议决定,会议主席及记录人员临时公推。从全国情况看,自民国十九年开始的对于各地监所囚犯给养事项的整顿,并未因“囚粮购置委员会”的成立而产生明显效果。在民国二十四年召开的全国司法会议上,江苏反省院院长刘云,福建高等法院院长童杭时,上海法政学院院长章士剑,专家吕志伊相继提出“改善囚犯衣食案”(第三组第三案)与“严谨克扣囚粮案”(第三组第四案)。江苏反省院院长刘云在“改善囚犯衣食案”中提议:“酌量提高人犯口粮与衣被经费,同时由司法行政部派专员若干人巡迥查察各监狱。”[19]



 

成立购置囚粮委员会的初衷是为了防止监狱在囚粮采购过程中出现舞弊现象,并在保证囚粮的质量下实现价格的经济。但受到当时社会经济大环境的限制,这种囚粮采购制度往往难以发挥其作用。民国二十八年,北京各监所的囚粮采购就被大粮号如元顺长、同义昌、益盛、万聚厚所垄断。民国二十八年一月至九月召开的十次囚粮购置委员会会议,基本就是以上四家粮号送交样品和价格,由委员会审评订购。为改变这一状况,在民国二十八年五月份的会议上,看守所所长陈庆年针对四所粮号的垄断问题提议:“我们囚粮问题,本京非他处可比,究竟总由他们二三家售卖是否也未可知,最好我们两监一所会同呈报法部,暂请临时政府预支一月囚粮费,自行采买,谁家价廉我们用谁。或由高院购买,或由法部购买,以免总由他两三家操纵,受他人物议。如能有款可垫,现钱购货最为妥当,反是常此以往,非受嫌疑不可”[20]。但该提议并未得到重视及,当月会议仅以“妥善办法俟研究后再行提议”作为决定。民国二十八年七月,由于连日阴雨,陆运不便。虽然监狱、看守所多次找粮号来参加会议,无奈各粮号以仓货不多为由,不愿到会。经协商,北京各监所向同义昌、元顺长两号购买可食用至八月底的粮食。到当年八月底,粮食更加紧张。由于各粮号存货缺乏,同义昌玉米价由十一元四角升至十八元六角,黄豆由十一元八角升至二十一元六角。经过一再磋商,最后还是元顺长、益盛、同义昌三家粮号同意售卖粮食,但仅能解决十天的囚粮需求。无奈之下,会议决定由在京的两监(北京第一监狱、第二监狱)一所(高等法院看守所)合拟电文,呈报河北高等法院请示救济办法。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重新接管北京监狱。民国三十五八月八日,司法行政部“京训监字第四一四号训令”公布了《监所囚粮采购办法》[21],对购置囚粮委员会的职能、成员等有了新的规定。按此要求,河北高等法院同年改组购置囚粮委员会。新的购置囚粮委员会设主任委员(由北平地方法院院长任),当然委员(由北平地方法院首席检察官任、北平第一监狱监狱长任),常务委员由其他监所的监狱长、所长任职,聘任委员是北平市商会会长。到三十六年二月,又遵照指示增加一名审计机关人员,负责监督采购和检验,以保证囚粮采购程序规范。



 

    三、结语



 

晚清至民国初年,中国的改革者往往“变法图强心切,因而对引进的西制多不及细细消化,欲在器物与制度层面全盘照搬,却无相应的理念与之呼应,客观上亦无此从容,故虽有开风气之效,却无长久之功”[22]。北京监狱在筹办初期的囚粮管理制度当中,也曾出现过忽视国情而全盘照搬西方制度的尝试,譬如每日三餐的设置,以及将白米甚至面包作为罪犯主食的规定等。虽然其初衷是为了引入近代西方监狱认为关怀与教化为主的治狱思想,从而彻底改变封建旧监狱恶劣的罪犯生存状况,但终因运行成本过高而难以为继。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符合当时国情的饮食模式。



 

考虑到囚犯饮食质量与狱内疾病的发生有着较为密切的联系,如果以民国时期北京监狱的罪犯健康状况为标准进行考量,北京监狱的囚粮管理工作是值得肯定的。民国十三年,北京监狱在监囚犯共患病141人,其中罹患脾胃及肠部疾病的多达82人,而因该病死亡仅二人[23],仅占全年死亡囚犯总数的十分之一。民国二十四年北京监狱狱内死亡囚犯人数为31人。至日伪政府接管监狱后,民国三十二年北京监狱狱内囚犯月均患病人数为46人,全年死亡囚犯148人,约占年末全监囚犯总数17%,比例已是相当高。自民国三十五年四月之后,由于监狱管理者对囚犯饮食质量的重视以及医疗卫生条件的改进,监狱“每月死亡人犯不过一名或二名”[24],罪犯死亡人数显著减少。



 

作为中国第一座近代意义上的中央监狱,北京监狱对囚粮的管理体现出保障囚犯基本健康与监狱可持续运行兼顾的考量。虽然一所监狱的发展无法完全独立于历史与社会的影响,因而在制度的具体运行当中出现了诸多困难,但从总体而言,囚粮管理各环节体现出的人文关怀与法制化的特点,较之于封建旧监狱仍可称得上是巨大的进步。



 

 



 

 



 

 



 

 



 

 



 

 



 

 



 

 





 

 



上一篇: 罪犯分类的思路与构想
下一篇: “劳动生产教育化”实施方法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