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多层次、全方位社会帮扶体系的实践与思考

作者: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372    更新时间:2016-10-23     文章录入:bgs


 
 
论文摘要】罪犯的教育改造越来越趋向于社会化,建立多层次、全方位的社会帮扶体系是进一步提升监狱教育工作的当务之急。论文首先阐述了社会帮扶工作的现实意义,然后分析了目前社会帮扶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最后,结合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的相关经验,总结提炼出完善社会帮扶体系的思考。
关键词】教育改造   社会帮扶体系
 
随着社会的进步,监狱工作不断发展,传统的封闭式的监狱教育模式难以适应当前的社会形式为了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不仅需要监狱民警对其进行思想、文化、职业技术教育,而且还要组织社会力量进行帮扶教育。近年来,监狱机关加大教育改造社会化工作力度,积极引进社会力量,罪犯的教育改造越来越趋向于社会化,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对监狱服刑罪犯的教育改造中来。如何在此基础上,更好地整合社会资源,充分发挥社会力量的帮扶作用是进一步提升罪犯教育改造质量的重要课题。
一、社会帮扶对教育改造罪犯的意义和作用
社会帮教工作是社会力量参与教育改造罪犯的主要载体,是监管改造机关普遍采用的一种行之有效的基本教育手段之一,它的作用在于能够使罪犯体悟到国家和社会、家庭的温暖,增强罪犯改造信心,鼓励罪犯在希望中改造;能够使罪犯及时感受到时代信息,开阔罪犯的眼界,调节罪犯狱内单一生活节奏,丰富罪犯的精神生活,促进罪犯的再社会化进程;同时,它还有利于争取社会对监狱工作的支持,促进监狱工作的整体进步,树立社会主义新型监狱良好形象。
(一)有利于缓解监狱改造中的矛盾
社会力量的介入也可以减轻警察对罪犯进行改造与罪犯被改造之间矛盾,形成一个缓冲区域,用一种更加温和、更加易于接收的方式教育改造罪犯。
(二)有利于提升教育改造工作水平
通过做好社会帮扶工作,吸引更多的社会志愿者加入到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队伍中来,利用他们的知识、经验、方法、专门技能,弥补监狱工作干警工作中的不足,提升教育改造工作水平。
(三)有利于罪犯刑释后的再社会化
通过社会力量帮扶罪犯改造,可以在最大限度上用社会的方法去教育改造服刑人员,而非监狱、监禁的方法去教育改造未成年犯,使未成年犯与社会隔绝的时间、状态都压缩到最低限度,使其无障碍地、顺利地重新融入社会。
二、当前监狱社会帮扶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经过多年的实践证明,动员社会力量对监狱服刑罪犯进行帮教这一做法是正确的、行之有效的。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由于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当前监狱社会帮教工作还存在着一些不足之处。
(一)社会帮扶覆盖面较窄,形式较为单一
由于长期以来的历史原因,监狱机关处在一个封闭的社会环境当中,虽然近年来各地未成年犯管教所积极开展各类帮教活动,但是没有形成系统,难以形成合力。在社会帮教过程中,多数情况是安排政府机关、罪犯家属、社会团体等来监看望、安慰、鼓舞罪犯,以促进罪犯能够安心改造,缺少帮教“互动”,形式比较单一。在帮教内容上,主要集中在对服刑人员进行形势、政策、法律、道德等方面内容教育,而对于一些实质性的知识涉及较少,总体帮教内容面较窄。同时,社会帮教缺乏相关的政策和规章的保障,无法纳入监狱教育的总体安排,缺乏系统性。
(二)监狱帮扶工作对社会资源的利用力度不够
监狱社会化体系是一个全方位的、综合作用的系统。监狱在寻求社会支持的过程中,由于对社会支持系统的规划和合理配置不够,特别是挖掘社会资源的力度不够,往往存在重视狭义的社会力量帮教资源的运用,而忽略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在体制、机制、法律政策、人才支撑等方面的支持作用,对这方面支持的综合运用和开发利用也不够。特别是少数监狱往往还存在“等、靠、要”思想,主动出击、主动争取社会支持不够,往往表现为单向的施助与受助过程。
(三)监狱帮扶工作没有形成互动式的支持体系
在引进社会力量帮扶的过程中,许多帮扶项目相互独立,各行其是,并且由于职能上的分割以及社会部门拥有资源的差异,使得实施帮扶过程中资源分散,造成社会支持的高成本、低效率。特别是监狱也没有归口的职能部门来协调和整合社会支持系统,往往存在“临时抱佛脚”现象,只是在需要时才有重点地运作,没有与社会机构形成互动式的支持体系,难以实现帮扶工作的可持续发展。
三、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的相关探索
(一)成立一个中心、两个工作站
2013年5月2日,北京团市委与北京市监狱管理局联合成立未成年服刑人员成长指导中心,掀开了首都未成年服刑人员教育改造工作的新篇章。同年9月24日,大兴区朗润社会工作事务所驻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社工工作站”、“志愿者服务站”在未管所揭牌,开创性地将社会帮教组织引进大墙,将帮扶关口前移,教育改造社会化工作进一步铺开。
(二)围绕“四大群体”,组建志愿者队伍
在成长指导中心和“两站”的帮助下,北京未管所重点固化与“四大群体”,即各级党政机关、社会组织、民主党派、社会专家与知名人士的合作。在此基础上,逐步组建了一支专业强、素质高、队伍稳社会志愿者团队。
(三)多层次合作,社会化办学
监狱的师资力量有限,难以承担对未成年罪犯进行文化、技术教育的重任。北京市未管所通过积极探索,结合自身教育改造工作实际,充分利用首都的资源优势,与多家社会机构达成合作协议。通过为服刑人员开设讲座、主题教育、表演节目、一对一帮教等方式,鼓励他们努力改过自新。
同时,按照“多方合作、按需施教、技能塑人、素质育人”的工作理念,北京未管所还与社会办学机构合作,为服刑人员开设了法律课堂、文化课堂、心理课堂和技能培训课堂,促进了服刑人员综合素质的提升。北京未管所还坚持召开狱内招聘会,对刑满释放人员进行跟踪帮扶,有效的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
(四)取得的成效与存在的问题
通过不断的探索与尝试,北京未管所打破了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单调形式,并逐步形成了以未管所为主导,警察、社会机构和帮教志愿者等相结合的教育模式,有效地调动了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补充了干警在管理教育服刑人员方面的警力和能力不足,极大地丰富了服刑人员的改造生活,降低了监禁人格的形成,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但是,工作中仍然存在社会支持基础不足,没有形成广泛的社会舆论支持;没有建立合理的长效机制,帮扶工作缺乏延续性;监狱机关仍是单一的寻求社会力量帮助,没有形成与社会帮扶机构的双向互动。
四、完善社会帮扶体系的思考与建议
(一)多层次、全方位的开展社会帮扶工作
根据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的经验来看,社会力量参与未成年罪犯的教育改造应该形成系统,不能只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难以形成合力。监狱机关应积极创造条件建立监内与社会沟通渠道,建立长期固定的帮教关系,签订帮教协议书,确定帮教内容,做好系统的帮教计划,使社会力量能够有序地、系统地参与到监狱帮教工作来。
同时,要按照互利双赢的思路,拓展社会支持。监狱机关在寻求社会支持时,要注重合作对方的社会功能和价值需求,要按照以我为主,资源共享、互利双赢的思路,提倡网络双向互动,在得到社会支持帮助的同时,为社会组织机构提供其功能和价值实现的机会,从而确保社会帮扶的延续性。
(二)切实发挥监狱职能作用,进一步提升监狱在社会公共管理中的影响力
首先,监狱机关要切实发挥监狱的基本职能,通过确保监狱安全稳定,服务于平安建设,通过发挥惩罚威慑职能,让一些想犯罪的人不敢犯罪,净化社会环境,让社会公众感受到监狱平安对社会安宁的份量。其次,要正面宣传监狱的社会功能,宣传监狱工作的改革成果和罪犯人权保障,宣传监狱工作涌现出的先进人物和先进事迹,进而扩大监狱工作的社会影响。最后,通过不断加强教育改造社会化工作,使更多的社会力量关注服刑人员的教育转化工作,整合全社会的力量,将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工作置于服务社会管理的大背景下,将教育改造资源的整合置于社会发展进步的大格局中,将罪犯个体的矫正教育置于社会生活的大环境中,将服刑人员的转化效果定位在回归社会、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大前提下,最终,使监狱自我封闭式的教育逐步向社会化的大教育格局转变。
(三)确定职责权限,探索监狱社会合作的长效机制
我国《监狱法》第68条明确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部队、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各界人士以及罪犯的亲属,应当协助监狱做好对罪犯的教育改造工作。”这一规定表明,社会公民有协助监狱对罪犯进行帮教的义务。动员社会力量对监狱服刑罪犯进行帮教既是对《监狱法》这一规定的贯彻执行,也是在新形势下对贯彻执行这一规定的创新。
监狱在运用社会资源为监狱各项工作服务过程中,首先要重视合作项目的科学规范操作,不断提高监狱对社会支持的利用率,防止和克服随意性、主观性以及形式主义的一套。其次,要明确公共关系机构的职责和权限,加强对社会支持资源的分类、整合与统筹管理,并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运作机制。特别要注重建立社会支持帮助的长久机制、可持续发展机制、综合作用机制,及时规范双方的职责与任务、权利与义务,使社会力量的支持具有约束力和长期性。最后,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要充分了解监狱为社会提供公共安全服务工作的职责,同时在自身的职责范围内,充分考虑监狱历史形成的各种困难因素,自觉自愿地为教育转化未成年罪犯发挥职能提供各种帮助和服务,并热心这一公益活动,防止随意性和松散性。监狱与社会支持的网络互动的工作模式是一项系统工程,建立多层次、全方位的社会帮扶体系也并非靠个别社会力量就能完成,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参考文献:
[1] 杨柳.提高罪犯改造质量——司法部部长张福森谈监狱“三化”建设[J].望,2003年52期
[2] 董大全,张维. 监狱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社会化研究[J]. 广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15年02期.
[3] 韩军芳. 论监狱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的新理念[J]. 三峡论坛,2013年05期.
[4] 陈红英,张其亮.监狱工作社会化的法学与实践思索[J].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04年03期
[5] 田媛. 关于建立和完善涉罪未成年人社会帮教体系的思考[J].法制与社会,2012年第31期
[6] 石杨.基于法律角度解析监狱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社会化[J].现代交际,2013年06期 
[7] 刘勇刚.监狱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社会化的法律思考[D].河北经贸大学,2011年
[8] 马建文,张未东. 服刑人员思想教育的新思路、新对策[J]. 法制论坛,2009年01期.


上一篇: 罪犯改造质量评估系统的顶层设计
下一篇: “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的监狱信息化建设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