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政网格化管理的改造理念和运行机制

作者: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266    更新时间:2016-12-22     文章录入:bgs


 
[内容摘要]本文将网格化管理的理念,创造性的引入狱政管理领域,助推狱政管理精细化的深入发展。当前学术界的网格化管理理念仅是从加强城市管理信息沟通、共享、提高协调处突能力等方面开展研究的,而将网格化管理理念引入狱政管理领域,狱政网格化管理在加强干警之间狱情信息沟通共享的同时,也分化、瓦解了罪犯群体之间不法勾结,形成消息屏蔽,使罪犯时刻处于狱政网格管理之中。
[关键词] 狱政网格化管理 改造理念 探究
 
网格化管理是指借用计算机网络管理的理念,将管理对象按照一定的标准分成若干网格单元,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和各网络单元之间的协调机制,使各个网络单元之间能有效地进行信息交流,透明地共享组织的资源,以最终达到整合组织资源,提高管理效率的现代化管理思想。网格化管理是处理当前复杂管理事务的一种新兴管理模式,是基于网格思路在选定系统边界范围内实现信息整合、运作协同、条块总合的现代网络系统式的一种理念。
本文所讲的狱政网格化管理是将计算机网络管理理念引入狱政管理领域,把罪犯群体划分成若干网格单元,利用干警之间的管教协调机制和监狱信息化技术平台,通过实体的干警管教网格与虚拟的罪犯管理网格,使干警之间能有效进行狱情信息交流,达到底数清,情况明,发挥迅速有效调配警力资源,稳控管教罪犯的目的;虚拟罪犯管理网格隔绝了处于不同网格单元中罪犯之间的联系,瓦解罪犯不法勾结,分化消极非正式群体,最终通过狱政网格化管理模式,达到整合警力资源,提高应急处突能力,提升干警狱情研判、管控罪犯的能力,深入推进狱政管理精细化的目标。
一、狱政网格化管理的分类
(一)实体干警管教网格
1、实体干警管教网格的组织结构
每一个干警管教网格单元是以“两纵三横”为组织结构的,一名罪犯,在生活区(以班为单位)由干警甲负责,在生产车间(以生产组为单位)由干警乙负责,罪犯在兴趣小组的活动由干警丙负责。分监区组织的各类文体活动和个人日常行为管理分别由分监区两名领导直接负责(纵向)。这样建立的干警管教网格组织结构能够动态反映罪犯的全方位信息,有利于进行针对性教育。狱政“网格化”管理模式强调全员参与、人尽其责。以分监区长——管班干警为主,积极协调纵横关系,明确网络结构中各点(干警)的责任及侧重于收集罪犯某方面的信息,达到收集罪犯信息全面准确,教育管理罪犯人人有责的工作局面。

 

2、实体干警管教网格运行机制
实体干警管教网络是建立在狱情信息有效沟通交流,管理软件、监控设备等信息化平台有效支撑的基础上高效运行的。虽然干警甲负责罪犯生活现场的管控,他不能掌握罪犯在劳动现场、兴趣小组的改造表现和情绪动态,但是每个干警通过早例会、值班交接、周狱情分析会等制度把自己在管班工作、车间巡视、监控巡查中所掌握的罪犯“三大”现场不同的改造表现和情绪动态向分监区领导和其他干警进行通报,有利于全面、深入掌握罪犯改造表现,加强对顽危、重控罪犯的情绪跟踪,为分监区调整管教策略、制定顽危重控罪犯的布控方案提供准确可靠的狱情信息。图中橙色区域所代表的干警管教网格狱情信息沟通顺畅,干警各负其责,分监区领导作为干警管教网格的指挥中枢,合理调配警力,有效管控罪犯,切实提高了分监区应急处突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图中蓝色区域所代表的罪犯,无论是在班里、车间生产小组、还是兴趣小组,都处于消息屏蔽状态,因为在监规纪律的制度设计上(在生活现场不允许随意串班;在劳动现场不允许随意串到其他生产小组等等),就有意识的避免罪犯形成消极非正式群体,瓦解罪犯的不法勾结。
3、实体干警管教网格的特征
实体干警管教网格是以干警为主体,以狱情信息顺畅沟通、信息化平台高效运行为基础的。干警管教网格之所以是“实体、有形”的,因为其表现形式都是看得见的,固定的制度化形式。比如生活现场的罪犯在监舍处于管班干警的管控、视频监控的网格之中,劳动现场的罪犯在生产小组处于巡视干警管控、视频监控的网格之中。因此,实体干警管教网格具有以下特征:
第一,在系统结构上,实体干警管教网格具有网格布局、条块总合的特征。网格布局的系统结构特征非常明显,在值班室,每一个罪犯班组的监控画面就代表一个实体干警管教网格单元。而条块总合的特征则是反映各个网格单元构成协调配合的统一整体。分监区领导、管班干警、车间巡视干警、学习现场执勤干警管教网格层次分明,责任分工明确,构成了分监区干警管教网格这一有机整体。
第二,在信息关联上,实体干警管教网格具有信息整合、有度通达的特征,每一名干警通过早例会、交接班、狱情分析会等平台向分监区领导和其他干警通过自己在管班工作、车间巡视、监控巡查中掌握的罪犯改造表现和情绪波动,实现了狱情信息沟通共享,有效整合,有利于全面准确的摸排研判狱情。
第三,在警力资源配置上,实体干警管教网格具有节约警力、有效融通的特征,通过制度化的狱情共享,有利于干警全面深入掌握罪犯在三大现场的不同改造表现,能够有效提高干警摸排狱情的效率,避免“单打一”管教模式浪费警力的现象。
第四,在网格系统运行上,实体干警管教网格具有运作协同,处置高效的特征。不论是在应急处突,还是在顽危重控罪犯的教育转化上,实体干警管教网格都能做到高效处置,协调运行,形成分监区健康向上的改造氛围。

(二)虚拟罪犯管理网格
1、虚拟罪犯管理网格的组成
虚拟罪犯管理网格是以看不见、非固定的形式存在的,是对实体干警管教网格的有益补充,它是以互监组、临时互监组、监督哨、狱情耳目、包夹人等制度联接起来的,因此是一张“看不见”的监督网格。虚拟罪犯管理网格是以干警管教为主导,以罪犯配合意识的积极响应为基础建立起来并有效运行的。
2、虚拟罪犯管理网格的运行机制
如果说虚拟罪犯管理网格本质上是一张“看不见”的虚拟罪犯监督关系网,那么虚拟罪犯管理网格的运行就主要依靠相关监规纪律的有效实施和罪犯配合意识的积极响应了,当然,虚拟罪犯管理网格不是罪犯“自治”,而是在干警的主导下,处于干警的管控之中的。
不论是在生活现场、劳动现场、学习现场,都有互监组、临时互监组、狱情耳目、监督哨的存在,其中的罪犯之间是互相监督的关系,如图,任何一名罪犯在接受其他三名罪犯监督的同时,也监督着其他三名罪犯。由于相互监督关系的存在,特别是狱情耳目、临时互监组成员是不明确、不特定的罪犯个人,这就使得罪犯之间处于信任屏蔽的状态。互监组、监督哨、狱情耳目、包夹人的人选都是由干警物色组建的,因此,在虚拟罪犯管理网格中,也是由干警主导的,便于干警管理教育罪犯。
3、虚拟罪犯管理网格的特征
第一,表现形式的虚拟性。虚拟罪犯管理网格本质上是罪犯监督关系网格,通过相互的监督关系,把罪犯联接在一张监督网格中。
第二,组成人员的不确定性。临时互监组、狱情耳目、包夹人的成员和人选是不确定的,甚至是隐蔽的,罪犯不知道谁是狱情耳目、包夹人,因此,虚拟罪犯管理网格的威慑力巨大,罪犯也就不得不遵守监规纪律。
第三,处于信任屏蔽状态。由于相互监督关系的存在,虚拟罪犯管理网格处于信任屏蔽状态,其无法真实、全面的沟通信息,有利于分化消极非正式群体,瓦解罪犯的不法勾结,便于干警管理。
第四,由干警主导。虚拟罪犯管理网格虽然需要罪犯配合意识的积极响应,但这不意味着罪犯的“自治”。互监组、狱情耳目、包夹人的人选由干警物色使用,因此,虚拟罪犯管理网格也是由干警主导的。
二、实体干警管教网格与虚拟罪犯管理网格的协调运行
实体干警管教网格与虚拟罪犯管理网格同属于狱政网格化管理的组成部分,其所蕴含的改造理念既有对管教制度理念的深入挖掘,也有对先进管教经验的总结思考,因此,狱政网格化管理理论具有扎实的实践基础和制度支撑,这是实体干警管教网格与虚拟罪犯管理网格得以相互补充、协调运行的根基所在。
(一)实体干警管教网格与虚拟罪犯管理网格运行解析
以生产现场为例:分管生产的副分监区长是实体的干警管教网格的指挥中枢,负责整个生产现场的指挥管理,组织罪犯劳动,统筹调配警力,通过车间监控、管理软件等信息化设备,生产副分监区长对各个生产车间(实体干警管教网格)进行监控巡查与现场指导,每个生产车间(实体干警管教网格)都有1—2名责任干警巡视、盯岗到位,未经干警同意,其他生产小组的罪犯不得随意脱离生产小组,进出生产车间。
通过罪犯互监组、临时互监组、狱情耳目、包夹人、监督哨等罪犯监督制度组成的虚拟罪犯管理网格,能够起到分化罪犯非正式组织的消极功能,瓦解罪犯的不法勾结的作用。特别是罪犯上厕所,去库房等临时性活动虽然在个别时间段、个别环节不在实体干警管教网格的视线之中,但却在临时互监组、狱情耳目、包夹人、监督哨等虚拟罪犯管理网格的监督之中。特别是在金属设备、生产原料较多的生产现场,加强罪犯管控对维护监管安全尤为重要。通过实体干警管教网格和虚拟罪犯管理网格,确保罪犯时时处处都在狱政网格化管理的管控之中。
(二)罪犯心理情绪晴雨表在狱政网格化管理中的作用
在良乡监狱第七分监区,每个监舍(生活现场的实体干警管教网格)的墙上都有一个“罪犯心理情绪晴雨表”。圆柱形的滚轴上,贴有笑脸、哭脸等四种不同的卡通表情,对应高兴、愉悦、一般、不高兴等不同心情,罪犯每天转动图标,就可反映自己的心理情绪状况。心理情绪晴雨表给罪犯提供了一个表达情绪的新平台,为干警开辟了一条发现狱情的新渠道,有利于将安全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收到了良好的超前防范效果。
1、在实体干警管教网格中的狱情搜集功能
首先,在生活现场的实体干警管教网格单元,每天管班干警在上午出工前都要进班,登记本班每名罪犯的情绪表情,填写统一制式的心理情绪统计表,管班干警将心理情绪统计表交给值班领导。值班干警巡筒时也密切关注分监区重点罪犯的情绪变动情况。下班前,管班干警进班核实罪犯晴雨表是否有变动。管班干警对本班情绪异常(情绪异常是指不高兴或者长期显示高兴,但突然有一天亮出心情一般的情况)的罪犯及时进行谈话,认真了解其不高兴或者情绪异常的原因,发现异常情况,及时向值班领导报告。
其次,罪犯心理情绪晴雨表让罪犯情绪信息在实体干警管教网格中的沟通共享更加顺畅,管班干警根据心理情绪晴雨表的统计数据,结合谈话了解到的罪犯情绪异常原因,进行心理学分析,寻找数据变动的合理化解释,对有价值的狱情应及时向狱侦主管领导报告。管班干警在分监区狱情分析会上把本班晴雨表反映出来的狱情,向分监区干警通报,并解释罪犯情绪异常的原因。分监区将重点罪犯的情绪异常纳入干警应知应会范围,研究攻坚方案,密切关注其情绪波动,跟踪教育疏导的效果。
2、在虚拟罪犯管理网格中的情绪表达、情绪监督作用
第一,情绪表达功能。情绪需要表达,喜怒哀乐的情绪通过合理的方式表达出来不仅是服刑人员沟通的需要,而且是一种必要的情绪宣泄渠道。心理情绪晴雨表提供了一个罪犯表达情绪的平台,特别是那些性格内向、不善表达的罪犯平时少言寡语,容易被人忽视,如果他们受到某种刺激,又无法表达自己的不良情绪,就会形成情绪隐患,威胁监管安全。心理情绪晴雨表就为这一群体提供了表达不良情绪的渠道,通过干警的帮助指导,达到了情绪宣泄的目的。
第二,提醒预防功能。服刑人员如果感觉自己情绪不好,就可以在“晴雨表”上使用“不高兴”脸谱予以标示,进而提醒他犯对自己采取恰当的交流和行为方式,避免矛盾发生。如分监区罪犯杨某,年龄小,脾气暴,心理情绪很不稳定,经常与他犯发生矛盾口角,心理情绪晴雨表推广后,当自己烦躁时就标示出不高兴脸谱,同监舍的罪犯看到后,有的避而远之,有的则是言语客气、行为克制,正是“晴雨表”的这一“提醒、预防”功能,让该犯同大家彼此就能相安无事,将可能发生的冲突化于无形。
第三,情绪隐患预测功能。分监区干警关注、统计罪犯每天在“罪犯心理情绪晴雨表”上所标示的情绪晴雨状态,特别是低落、愤怒、不高兴等负性情绪,结合持续时间和罪犯日常表现,预测罪犯发生安全隐患的几率和可能性,并采取相应的措施,如个别教育、心理干预等,及时化解罪犯心中的矛盾,调节罪犯的情绪,达到消除隐患,确保安全的目的。
  
狱政网格化管理是在深入挖掘管教制度理念、总结先进管教经验的基础上提出的。狱政网格化管理理论具有扎实的实践基础和制度支撑,这是实体干警管教网格与虚拟罪犯管理网格得以相互补充、协调运行的根基所在,希望能够对分监区的管教工作和安全稳定有借鉴价值。

 

 



上一篇: 班组建设在服刑人员教育改造工作中的作用研究
下一篇: 罪犯改造质量评估体系相关问题及对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