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生活论

作者: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132    更新时间:2017-03-08     文章录入:bgs


 

 
 
 
内容摘要 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对刑法执行的要求更加严格,作为刑罚执行的机构——监狱,将面临更多的罪犯无法减刑假释,服刑时间更长甚至终老于监狱的难题。面对这样的困境,教育改造工作愈加复杂且重要。如何让罪犯在监狱中接受改造,存有向好的动力,在永无自由的日子里保持人的尊严。本文从中外监狱监禁刑执行的对比出发,对监禁刑严格化状态下对罪犯的教育改造面临的难题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提出了改造生活论的系统观点,以应对改革后如何有效改造罪犯这一难题。
关键词 刑罚执行 教育改造   生活论
 
一、当前监狱刑法执行面临的难点分析
推进司法改革,重新设计刑罚制度体系,弥补制度的漏洞,保证公平、公正,在社会利益和罪犯合法权益两者间达到边界清晰,法制严谨、不当制衡合理状态。在尚未形成成熟完备的刑罚制度体系,通过限制特殊人群的减刑、假释,必须履行受害人赔偿及财产刑,控制权力和金钱带来对社会公平正义冲击的风险,倒逼制度体系的完善,最终唯有长远而完备的制度体系代替政策和短期权宜方可达到惩罚与教育的理想。
无论是司法改革涉刑罚执行严格化还是借鉴西方实行终生监禁,刑罚执行机构——监狱,面临更多的人无法减刑假释,服刑时间更长甚至终老于监狱的罪犯比例将逐渐增加。刑罚惩罚的一面愈加严肃,教育的一面愈加复杂且重要。罪犯改造以减刑、假释为目标的功利性没有了,如何让罪犯在监狱中接受改造,存有向好的动力,在永无自由的日子里保持人的尊严。相较改造手段论满足改造双方功利目标而言,改造生活论可能更适用于改革后的情形,回归人本的真实状态。将有限的生命在监禁状态下恢复成生活,将割裂的监狱人格和社会人格统一,将属于社会人的社会空间移景于大墙之内,唯如此改造的教育意义才有基础。
二、改造生活化对罪犯改造的重大意义
(一)传统的监禁刑带来的弊端
每一名罪犯被关押之前都是社会人,生活于社会,他的人格、思想、行为,追求都是生活态社会格,百态之一,诸格一种,虽有高低好坏,但自由之身能满足其正常需求。监狱人格相比社会人格整体而言是不利于罪犯身心发展的。改造生活论即按照社会人的正常生活状态(除法律限制情景之外)来安排罪犯的改造,这个过程中不仅有管理、有教育、有劳动传统三大改造手段更应体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
马斯洛的五种需求于罪犯是残缺的,被剥夺的部分作为法律意义上的惩罚将无法获得。罪犯的生活需求和生活空间被限制在一个固定范围。在这样的条件下,对罪犯施以生活化的改造,需要监管方和社会在思想和认识上有一个清晰的转变。法律赋予监狱惩罚和改造的职能,实践中惩罚不仅局限于法律明确的刑判,还广泛存在于改造生活的方方面面。监规纪律和行为规范的约束,以及根深于管理者的意识。惩罚让人畏惧,改造使人向好,有一个明确的惩罚边界不致惩罚过度使用,从而让罪犯不能触碰高压线的前提下,尽心向好地改造才会释放出活力。过度的禁锢,惩罚与改造边界的模糊可能让服刑变成一种煎熬。刑罚执行改革将严格减刑、假释变成长期服刑和终身监禁的现实后,煎熬可能引发罪犯心理失衡和绝望,由此产生的监管安全风险不容小视。
惩罚边界一旦确立,改造成为监狱执行刑罚的重心,改造方式和内容的选择上不可谓不丰富。传统的管理、教育、劳动三大手段以及心理咨询和疏导作为基础选项,在以分计奖,以奖减刑的传统改造考核奖励机制不再成立的情况下,以上四种改造手段的支撑面临挑战,因为罪犯为了减刑而接受教育,积极劳动的动力没有了。对传统改造手段进行生活化改良,去除原先建立在功利性制度设计因素,并不断开拓改造生活的新环境新领域,回归正常的生活常态,如社会人一样,在监狱开始真正的生活,不再视服刑是一种煎熬和功利,对于监狱和罪犯意义深远。
(二)改造生活化在罪犯改造时空概念上的表现
虽然监狱作为封闭的空间是罪犯主要的生活空间,局促和压抑是普遍的感受,也没有私人空间,除了个别用于惩教隔离的监舍外,中国现行的关押场所是群体关押,多人同处一室。改造生活的需要人人有利于罪犯身心健康的角度考虑,适当拓展生活空间,拥有一定的私人空间。澳大利亚低度戒备监狱单人监舍和母婴单独套房关押的实践表明是有效可行的。空间的扩展也包含图书馆、健身广场、车间、绿地、医疗和心理中心、演出礼堂、书画室、音乐室、动物养殖园等满足罪犯生活各种正常需求的公共空间。监舍的合理安排,辅之以罪犯的选择,让封闭的监狱尽可能呈现出各种丰富的生活空间,以弥补监狱空间单一的不足。
罪犯失去的自由不仅是空间概念,与空间相对应的时间于罪犯受到了限制,严格的作息时间是管理的一个重要方面。仅占和忙碌之后人需要适当的休息和放松,适当的安排罪犯休息日是必要的,每天除改造活动和劳动之外,应当留出一定的自由活动时间,这对罪犯缓解压力,恢复生活活力是有益处的。
没有可从事的工作或可选择的项目和活动,单纯谈时间和空间的改善意义不大,监狱调整和充实罪犯的生活内容,搭建丰富多彩的文化、体育、健康平台。挖掘出符合罪犯的项目和活动,构建一个多姿多彩的改造生活天地,监狱在物质和精神上成为罪犯能够安心改造的家园。所有的改造都是以人为中心的,被动的服从,被动的接受惩罚,被动地接受教育往往让施教者、监管者和罪犯形不成良性互动,改造的效果大打折扣。监管者的出发点更多地以安全优先,方便管理,监管方利益最大化等因素,常常有意无意地忽略罪犯真正的需要和利益。把罪犯当人,保障其合法权益,对违纪违规者及时惩罚,但对大部分有向好意愿的罪犯应该引导和鼓励其改造内驱力,发挥其主观能动性。对有文化、有知识的罪犯让其从事教学、编辑和文化创作,对有技术、有能力的罪犯让其从事劳动工艺、积极帮助他人,对有热情有才华的罪犯从事文艺和公益岗位。充分调动罪犯的改造积极性,在监狱这个生活空间里有时间、有平台、有机会让每一名罪犯享有生活的情趣,改造即使没有功利,罪犯也能安心服刑改造。
三、亟待建立完善的奖励机制
在惩罚制度体系完整的情况下,罪犯的激励和奖励制度体系在以分计奖,以奖减刑奖励机制失效的基础上应加快确立。罪犯改造的评估和罪犯劳动薪酬是重要内容,如同正常社会人一样罪犯的获得感和荣誉感是生活中的较高需要,建立在公平合理制度上的物质和精神奖励会极大地调动罪犯的积极性。
生活是无法罗列的,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在改造理念上列入生活概念无疑会带来新的变化。有人说多建一所学校,社会就会少建一所监狱,倘若将监狱在完成惩罚职能的基础上,兼顾学校、医院、市民中心等生活功能区域的话,对于身在其中的人和从其中走出的人而言,监狱会越来越少,罪犯会越来越少,减少和预防犯罪的目的就会实现。生活有益的形态和功能是无穷无尽,不断变化的,引入需要鉴别和更新。当一个罪犯每个月读一本书,十年读一百本书,经常在图书馆阅读,当他走出监狱的那一刻与浑浑然囚禁十年走出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也是我相信生活理念一定会让罪犯产生内生向好动力,当然对社会有益。


上一篇: 构建首都监狱企业规范运行模式的研究
下一篇: 对当前监狱青年民警理想信念教育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