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罪犯危险性评估探析

作者: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204    更新时间:2017-07-04     文章录入:bgs


 

 
 
内容摘要:开展罪犯危险性评估是防范和控制监狱风险、确保监管安全的一项有效制度。在实践中,监狱可以从罪犯的个体情况、犯罪情况、服刑情况、外界因素四方面着手,明确罪犯评估在不同阶段的要求,较为全面的开展评估工作。同时,还要按照“抓重点抓主流”的原则,牢固把握导致罪犯危险性的重要情况和关键因素,确保罪犯危险性评估的质量和实效。
关键词:监狱 罪犯 危险性评估 探析
 
一、罪犯危险性评估的概述
所谓罪犯危险性评估,是指国家刑罚执行机关运用特定的方法、手段、工具和技术,对正在服刑改造的罪犯是否具有危险性以及存在危险性的种类、程度、表现、后果等作出的评定和估量。
这一概念包括如下含义:从评估的主体看,它特指的是国家刑罚执行机关,主要是指监狱劳教机构;从评估的客体看,是指正在服刑改造的罪犯;从评估的对象看,是指罪犯自身具有的危险性以及危险性的种类、程度、表现、后果等方面。
依据不同的标准,罪犯危险性评估可分为不同的类别。如:根据押犯不同的类别,可分为暴力型罪犯危险评估、财产刑罪犯危险评估、涉毒型罪犯危险评估、淫欲刑罪犯危险评估、传染病罪犯危险评估等类别;根据罪犯刑期的长短,可分为无期死缓罪犯危险评估、刑期较长罪犯危险评估、短刑犯危险评估等类别;根据罪犯服刑的不同阶段,可分为入监罪犯危险性评估、在刑现实罪犯危险性评估、临释放罪犯危险性评估等类别。
开展罪犯危险性评估,是防范和控制监狱风险和社会治安风险的一项有效制度,是行刑个别化的一项基础性工作。对罪犯危险性的科学评估和判断,是监狱管理理论研究的一项重点课题,它既可以为监管秩序的稳定提供科学保障,同时也是预防罪犯刑满释放后重新犯罪的信息依据。
通过对一些罪犯违纪行为和狱内又犯罪案例的原因分析,可以看出罪犯危险性是可查、可防、可控的,通过对罪犯所有信息的掌握和科学分析,可以预测罪犯的危险类别,防范危险发生,控制危害程度,从而更好地确保监管安全和监狱改造工作的顺利有效开展。
二、开展罪犯危险性评估的一般方式
唯物主义哲学认为,事物的形成和发展是内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对罪犯危险性的形成来说,行为人(罪犯)内在的人格特点对其人身危险性的形成和存在起决定作用,是人身危险性形成和存在的内部根据,是内因。同时,人身危险性作为一种犯罪可能性有其存在的客观根据和条件,社会和自然方面的因素对行为人的作用一般都是共同的或普遍的,它们是罪犯人身危险性形成和存在的外部条件,是外因。
因此,开展罪犯危险性评估,只有从内外因两个方面着眼,才能取得全面准确的评估效果。从实际情况看,监狱可以从罪犯的个体情况、犯罪情况、服刑情况、外界因素四方面着手,对罪犯存在危险性的性质和情况进行较为全面准确的评估。
(一)从罪犯个体情况进行分析
1.从个体心理和思想因素进行分析。心理和思想因素,包括罪犯的人格气质、性格特征、爱好习惯、文化知识、道德观念、政治思想等。其中,人格是各种心理特性的总和,是影响一个人的思想、情感和行为的主要因素。因此,罪犯人格是开展罪犯人身危险性评估的首要因素。在实际工作中,通常采用《中国罪犯心理分析测试量表》,着重从内外向、情绪稳定性、从众性、冲动性、攻击性、报复性、信任感、同情心、自信心、焦虑感、聪慧性、心理变态、犯罪思维模式等13项内容分析,确定罪犯是否具有“危险人格”。
2.从个体生理状况进行分析,包括性别、年龄、身体状况、生理特征等。罪犯生理特征和状况是影响和导致罪犯危险性的物质和基础条件。如果没有一定年龄、身高、体力、智力的支持,罪犯是无法做出各种危险行为和后果的。
3.从罪犯个体社会关系情况进行分析,包括婚姻家庭、亲戚朋友、职业经历、经济状况和社会环境等。其中罪犯早期家庭环境、婚姻状况、重大或特殊的经历,往往对其心理行为产生巨大影响。
(二)从犯罪行为本身进行分析
1.根据犯前情况进行分析。这里主要指行为人准备实施犯罪到开始实施犯罪这一段时间段的情况。包括犯罪动机、犯罪目的、犯罪起因以及犯罪的形式等。犯罪前表现出的内心世界和心理活动直接体现人身危险性,对人身危险性的大小具有重要作用。
2.根据犯中情况进行分析。犯中情况指的是行为人犯罪过程中的表现,也是人身危险性的重要表征之一。犯中情况主要包括犯罪行为,犯罪性质,犯罪的手段、方式、时间、地点、对象,犯罪的中止、未遂、既遂,犯罪后果等等。犯中情况同样很大程度地反映行为的人身危险性大小。
3.根据犯后情况进行分析。犯后情况指的是行为人犯罪后的表现,包括认罪悔罪态度、行为人对所犯罪行为的性质及其后果的认识等。如果行为人对其行为给国家、集体或者他人造成的损害后果有较深刻的认识,那么其人身危险性往往相对较小。若罪犯不仅没有悔恨之意,相反以此为荣,则其人身危险相对较大。更有甚者,行为人犯罪后出现隐匿罪行、杀人灭口、畏罪潜逃、抗拒逮捕、嫁祸于人等,这种人的人身危险性比较而言更大。
4.从违法记录和犯罪前科进行分析。根据在押犯犯罪史调查和大量统计分析,犯罪群体中,作案次数多、作案时间长的惯犯累犯是监狱安全的危险源。这些有过违法记录和犯罪前科人员中许多视犯罪为日常习惯和一种生活状态,违法犯罪心理定势趋于强化,且有丰富作案经验和逃避司法机关打击的成熟做法,犯罪心理、惩罚承受心理极强,这些人不仅成为狱内危害性较大的教唆犯或顽危分子,而且是监狱安全的潜在威胁。
(三)从罪犯服刑表现进行分析
一般说来,罪犯的服刑表现往往直接表明了罪犯在服刑期间的态度和行为倾向。除极少数特别惯于伪装的罪犯外,通常服刑表现较好的罪犯,其存在的危险性相对较小,反之亦然。
对罪犯服刑期间的表现,可以从如下七个方面进行较为通盘全面的分析和考量:①认罪悔罪情况;②犯罪中止情况;③赔偿损失情况;
④挽救损害情况;⑤积极退赃情况;⑥遵守监规情况;⑦检举立功情况。
(四)从外界因素进行分析
影响罪犯危险性的因素,除了罪犯的个体情况、行为特点外,一些相关的外部条件和因素,也常常对罪犯危险性的形成和演变起着重要的作用。比如罪犯服刑环境的好坏在很大程度上就直接影响着罪犯危险性的性质和程度。一个干警缺乏权威、管理松散、纪律涣散的服刑环境,很容易放纵和激发罪犯不良行为的滋生,给罪犯的各种违规违纪和危险行为制造机会。此外,罪犯在服刑期间的社会关系往往影响着罪犯的行为和价值取向。如果罪犯在服刑期间,仍和一些品德败坏、行为恶劣、法制观念淡薄的同伴保持密切联系,那么其本人在服刑生活期间和释放之后存在的危险性也会较高。除了干警的管理水平、罪犯的社会关系等因素外,罪犯在服刑期间与其他罪犯的关系、社会对罪犯的态度、罪犯释放后的生活就业保障问题等,都会对罪犯在服刑期间的表现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导致罪犯形成较大的危险性。
三、开展罪犯危险性评估的主要阶段
在实践中,考虑到对监管安全的需要,对罪犯的危险性评估,可以从事先的评估工作准备、正式的评估工作过程、后续的评估工作总结等方面,将罪犯危险评估工作分为五个不同的阶段,其中每一阶段都有不同的任务和目的。
1.信息采集阶段。这一阶段的主要目的在于获取被评估罪犯的基本情况。其中监狱主要收集罪犯八方面的信息,即:书面信息、犯罪史信息、生活史信息、成长史信息、个体生物信息、服刑史信息、个体自诉信息以及可能获取的其它信息。
2.量表测试阶段。其目的是对罪犯的个体心理健康状况及危险性心理特征作出测量。目前,世界上通用的罪犯心理和人格测试量表主要有三种:SCL一90心理健康自评量表、明尼苏达(MMPI)测试表和艾森克(EPQ)人格测验表。这为罪犯人格特征和人格缺陷的评估提供了重要的数据性资料信息和验证。
3.个体诊断阶段。其目的是获取和掌握罪犯当前的表现情况。主要采用“望、闻、问、切”等四种方法进行。“望”是指监狱对评估对象的日常行为、表情、情绪变化等的观察分析;“闻”是指通过个别谈话、摄入性谈话、回访性谈话等形式进行信息收集;“问”是指通过设计问卷、情况征集等手段获取信息;“切”是指对信息进行分析、测试、评判。
4.综合分析阶段。其目的是根据分析的结果,掌握和了解罪犯的整体情况和表现。包括对搜集到的所有信息和测量结果进行综合分析评判,对罪犯个人生活史、成长史、家族史、犯罪史、服刑史进行综合分析判断,从而全面了解罪犯情况。
5.危险分类阶段。其目的确定不同罪犯危险性的性质、程度和级别。通过这一阶段的工作,可以为后续的相关工作奠定基础。如按照罪犯危险性的不同程度和级别,将罪犯分为高度危险罪犯、危险程度较高罪犯、一般危险罪犯等不同类别,监狱据此可以集中有限的工作资源,开展针对性的工作和重点攻关,从而更好的确保监管安全。
通过构建和完善以上五个阶段的工作,就能确保罪犯危险性评估工作的稳步有序开展。
四、需要注意的几点问题
当前,监狱对罪犯的危险评估工作还不够完善,缺乏系统性与科学性,影响了评估的质量与实效。由于基层监狱管理资源的有限性和干警时间精力的限制,过去曾经试点和大力推广的罪犯定性定量分析法,在实践中也存在较大的执行难度。为在当前形势下进一步做好罪犯危险评估工作,监狱需要按照“抓重点抓主流”的原则,从重点的阶段、环节、因素着手,集中优势资源,牢固把握导致罪犯危险性的重要情况和关键因素,确保罪犯危险性评估的质量和实效。在工作中,以下三个环节的工作需要重点关注和投入。
1.着重做好罪犯在新入监阶段的危险性评估。一方面,做好新入监罪犯的危险评估是监狱深入做好罪犯摸排、加强管理管控、开展针对性教育改造的基础和前提,对维护监管安全意义显著。另一方面,在新入监阶段,罪犯因为环境适应等问题,与监狱、与干警的矛盾较少,行为的伪装较少,干警可以通过侧面观察、直接谈话等方式搜集到很多有用信息,直接获取罪犯的思想动态和表现情况。等过了新入监这段时间,罪犯的思想可能发生变化,言语可能说谎,行为可能伪装,监狱对于罪犯的观察、了解和评估就会面临更多困难。
2.运用多种渠道掌握罪犯的思想动态和内在心理。广泛运用不同的方式,包括书面资料、个别谈话、行为观察、物品分析、心理测试、集体会商等不同的途径和渠道,充分获取和掌握罪犯的情况信息,了解罪犯真实的想法,掌握准确其思想动态和日常表现。依靠科学的评估方法和信息手段,全面监控和掌握影响罪犯思想言行的各类因素,不仅要熟悉罪犯的基本个人情况,更要了解罪犯的思想心理成长和变化的过程。
3.特别关注对罪犯影响较大的关键因素和重要情况。要通过罪犯的来往书信、亲情电话、会见、劳动、就医等不同的渠道和途径,全面搜集和掌握罪犯与罪犯有关的各种情况信息。同时结合罪犯的个人特点,对这些情况进行针对性的筛选和评估,着重选择和关注那些导致罪犯危险性的重要情况和关键因素。比如针对那些因个人矛盾影响到正常改造的罪犯,要着重关注罪犯间矛盾的形成及化解情况;针对因病情严重影响到其正常改造的罪犯,要着重关注其病情及治疗前景;针对因心理问题影响到其正常改造的罪犯,要着重关注罪犯的心理矫治情况。只有这样,监狱才能及时准确的把握影响罪犯危险性的关键因素,在相对有限的工作资源下,取得较高的评估和防范效果。
五、结语及价值
罪犯危险性评估一直在监狱存在,但长期以来往往以定性分析与评估的形式在干警中采用,实践中经验成份的比重较大。近年来,危险性评论定量分析走向前台,相关的评估评估技术也逐步得到应用,使罪犯危险性评估逐渐向的科学化发展。未来,随着评估技术的不断成熟,罪犯监管改造工作必定迈向精细化、法治化的发展轨道。
 
 
参考文献:
[1]于爱荣:《罪犯改造质量评估》,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2]叶奕乾:《普通心理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3]屈建伟:《影响危险性评估准确性的因素及危险性评估对法律机构的影响》,载《江苏警官学院学报》,2011年第04期。     
[4]唐新礼,陈蕊:《论罪犯危险性评估操作技术》,载《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07年第04期。
[5]张峰:《论罪犯心理危险性分类技术——以罪犯个案矫正为视角》,载《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2年第02期。
[6]申一:《评估监狱犯人危险程度的新方法》,载《青少年犯罪问题》,1994年第01期。     
 


上一篇: 监狱重大决策合法性审查机制研究
下一篇: 论监狱电视台在教育改造中面临的问题及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