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劳动改造职能与作用探析

作者:佚名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40    更新时间:2017-11-30     文章录入:bgs


 

内容摘要:监狱组织罪犯劳动的价值和意义已得到普遍认同,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以法律的形式对罪犯劳动作出规定。组织罪犯劳动改造是实现监狱宗旨的主要途径,同时也是基本手段。它能使罪犯培养劳动观念,矫正自身所存在的恶习,掌握一定的劳动技能,刑满释放后能自食其力。本文从罪犯劳动改造的组织与管理角度,探析新时期监狱劳动改造的方式方法。
关键词:监狱 罪犯 劳动改造 组织管理
 
一、罪犯劳动改造目的
我国向来高度重视罪犯的劳动问题,将罪犯劳动定位为改造罪犯的“三大手段”之一。但是现实中刑罚目的之争,组织罪犯劳动目的的多元定位,一直处于表面稳定、实质混乱的状态。学界对监狱组织罪犯劳动目的的争论从来都未停止过,形成名目繁多的不同目的学说。
(一)矫正说
该理论认为,监狱组织罪犯劳动的目的是矫正服刑人员,不得以惩罚和营利为目的,使劳动生产成为改造人的手段,罪犯劳动改造的根本目的是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直接目的是转变罪犯消极的劳动意识,矫正罪犯不良的劳动习惯,培养罪犯劳动技能。
(二)经济与行刑目说
该理论认为,罪犯劳动具有双重目的即经济目的及行刑目的,行刑目的就是获得对罪犯的改造效益,罪犯劳动的经济目的是本原的,行刑目的是派生的。只有实现了经济目的,罪犯劳动本身才能得以持续存在,从而才有可能进一步实现罪犯劳动的行刑目的。
(三)报应和惩罚说
该理论认为,罪犯劳动是指由于其本身所具有的惩罚功能和经济属性,行刑者将其运用于罪犯行刑,从而使罪犯遭受惩罚和痛苦,达到对罪犯的报应和惩罚。
(四)矫正、惩罚与追求功利说
该理论认为,监狱组织罪犯劳动的性质和目的为“在满足矫正和惩罚的前提下兼顾功利性”。
在实际工作中,监狱民警和服刑罪犯在监狱组织罪犯劳动问题上有较为一致的看法,一致认为监狱组织罪犯劳动的目的具有多元性,即认为监狱组织罪犯劳动主要具有矫正目的,获取经济效益的目的,惩罚目的,维护监内稳定的目的,维护罪犯身心健康的目的,只是表现在排序上有较大的不同。
二、罪犯劳动与改造的关系
(一)一般社会劳动与罪犯劳动的关系
创造财富实现价值的活动就是一般社会劳动,它是获取经济效益的手段。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社会劳动,罪犯劳动是作为改造的一种手段出现的。在实际工作中人们容易被劳动的表象所迷惑,改造意义上的罪犯劳动很容易被经济学意义上的一般社会劳动所覆盖和替代。罪犯劳动过程,是一个正确劳动观念与错误劳动观念不断斗争与较量的过程,它是一个劳动态度不断转变,劳动习惯逐步养成的过程。
(二)罪犯劳动与罪犯劳动改造的关系
在实际工作中,许多监狱和监狱民警简单地把罪犯劳动等同于罪犯劳动改造,认为组织罪犯劳动就是罪犯的改造。造成监狱民警只热衷于罪犯的劳动改造,对罪犯教育工作敷衍了事,罪犯自身也只关注劳动过程,学习的心态和积极性不高。
(三)罪犯劳动目的与罪犯劳动功能的关系
罪犯劳动目的是指监狱通过组织罪犯劳动所要达到的目标和效果,是人的主观意愿的体现;罪犯劳动功能是指监狱通过依法组织罪犯参加劳动所产生的作用和影响。罪犯劳动功能是客观的、多维的,只要条件许可,它就能发挥作用。罪犯劳动目的与劳动功能是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关系。一方面罪犯劳动目的的确定要以罪犯劳动功能为基本前提,罪犯劳动的功能是有限的,任意夸大或缩小罪犯劳动功能,都将影响罪犯劳动目的的确定与实现。另一方面,对罪犯劳动功能的挖掘和研究要以罪犯劳动目的为最终归宿。罪犯劳动具有若干功能,罪犯劳动功能的重要性排序及其功能的发挥关键取决于罪犯劳动目的,否则容易造成罪犯劳动功能排序上的错位。
(四)罪犯劳动目的实现与获取经济利益的关系
纵观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罪犯劳动的整体运行情况,生产和改造的矛盾始终如影随形。横向来看,不同地域、不同省市的监狱对生产与改造矛盾的处理,优先考虑方向也大相径庭,生产效益非常好的监狱企业,在罪犯改造效果上也未发现与生产效益落后的监狱企业有明显的不同,反而由于罪犯激励措施的到位,罪犯的主观改造能动性更高,罪犯劳动改造的进程能更顺利的实现。
(五)劳动的强制性与惩罚性的关系
《监狱法》规定,“具有劳动能力的罪犯,必须参加劳动”“必须”二字彰显了罪犯劳动具有的强制性,不少人认为强制性的罪犯劳动,是对罪犯的一种惩罚。《现代汉语词典》对惩罚的解释是:“严厉的处罚”,这显然不符合当前罪犯劳动的事实和实质。从当前罪犯劳动的情况看,罪犯劳动无论在劳动时间、劳动强度还是劳动保护上都受到法律的严格约束。罪犯劳动过程不仅不追求痛苦,反而鼓励罪犯以良好的劳动表现来减少强制所带来的痛苦。就此而言,罪犯劳动所体现的强制性、痛苦性并不意味着罪犯劳动就具有惩罚性——“监狱的惩罚性是指监狱剥夺罪犯人身自由和限制法律权利的特性,监狱对罪犯的惩罚,在依法剥夺罪犯人身自由和限制罪犯权利方面,而不包括其他内容。”强调罪犯劳动的惩罚性阻碍了罪犯对监内劳动的认同,很容易导致罪犯对监内劳动产生抵触,甚至催生警囚矛盾;强调罪犯劳动的惩罚性也无助于劳动改造手段的有效实施,无助于罪犯的重新社会化的完成。
三、健全监狱生产的劳动改造功能
劳动作为联系罪犯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桥梁,具有独特的改造功能,这种独特的改造功能决定了劳动改造时改造罪犯的基本手段。监狱生产作为罪犯劳动改造的主要形式,要发挥好矫正罪犯恶习、重塑罪犯正确观念的功能,需要在定岗定责、操作规范化、质量标准化等横向管理控制,以及生产流程中连续性、均衡性的纵向管理控制共同发挥作用。在当前监狱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推进的大形势下,组织好监狱生产,需要重点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一)调整产业产品结构,创新管理模式
市场不承认“特殊企业”。监狱企业在服务罪犯改造,保证社会效益的同时,转变生产经营观念,创新发展模式,才能融入经济发展的大潮流。为此,要根据罪犯改造的需要,推进生产项目结构的优化升级,引进现代化、精细化管理理念,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加强基层一线干警的知识更新与能力提高培训。
(二)提高生产效益来提高罪犯劳动报酬,促进罪犯自食其力、承担责任
劳动是社会公民的谋生手段,监狱不能剥夺作为特殊公民的劳动权和报酬权,自食其力是罪犯劳动的终极目标。当前我国监狱所执行的低报酬以及罪犯狱内生活、教育、医疗等免费制,让罪犯不愁吃、不愁穿、不需要思考自己一切生活,这实质上是对罪犯社会适应力的一种割断和阻碍,既不利于罪犯对监狱劳动的认同,不利于其正确劳动观念的形成,又严重阻碍了罪犯的重新社会化进程。通过提高生产效益来提高罪犯劳动报酬,就是使罪犯通过劳动获取一定的报酬,逐渐承担其监狱生活、教育管理、医疗等部分费用,在监狱控制的资金使用范围内有效的规划、积累和使用资金,进而达到自食其力的目的。其次那些30-50岁的罪犯,本应成为家庭的顶梁柱,但是因为犯罪,失去了承担家庭责任的能力。罪犯劳动应当为其提供一个继续挣钱养家的平台,让他们继续承担作为家庭成员所应承担的责任和义务,继续承担对被害人的赔偿责任。
(三)促进监管改造与监狱生产协调发展
监狱的发展是指监管改造、监狱生产、队伍建设等各项工作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不能出现偏颇而形成瓶颈制约。为此,监狱生产必须发挥职能作用,为改造罪犯提供足够的劳动场所、劳动岗位和技能培训,努力提高罪犯劳动改造环境,探索研究监狱生产更好服务监管改造工作的新经验、新路子,实现监管改造和监狱生产协调发展。
(四)构建罪犯劳动改造新模式
以监狱体制改革为契机,以现代企业制度建立为依托,以提高罪犯劳动素养为重点,以罪犯刑释就业为指导,构建罪犯劳动改造新模式,切实提高罪犯改造质量,加速罪犯由“监狱人”向社会守法公民的转变过程,以劳动改造罪犯新理念的探索和实践,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
四、结语及价值
新中国监狱工作已发展60余年,关于劳动改造与监狱生产谁优先的问题也已争论了60余年,从监狱发展的历史角度来看,劳动改造始终是监狱改造罪犯的手段,而监狱生产则为劳动改造提供了平台和载体,劳动改造只有依附于监狱生产才能发挥其改造罪犯的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罪犯参加监狱生产活动就是参加了劳动改造,而罪犯参加了劳动却未必就是参加了改造活动。再者,罪犯劳动与生产的必须基于法律的强制性与约束性,离开法律的规范也不能称之为劳动改造。因此,可以这样理解,完善监狱生产制度,促进监狱企业实现现代化的管理与生产也是完善劳动改造制度,是劳动改造的重要内容。本文提出的加强罪犯劳动改造与管理的相关工作,是针对当前劳动改造功能不断弱化的形势,希冀能够对罪犯劳动改造中存在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上一篇: 罪犯危险性评估软件系统建模研究
下一篇: 罪犯行政奖励与刑事奖励衔接问题研究